最近的分行

最近的分行

冬季供暖

冬季供暖:美国和欧洲展现出人意料的经济韧性;大型语言模型大战升温

北半球出现暖冬,恰逢美国、欧洲和日本一系列经济数据意外向好。美国方面的利好因素众多,其中包括零售销售、制造业产出、全美房屋建筑商协会(NAHB)住房市场指数创5个月新高、住宅建筑业就业恢复、服务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反弹、初请失业金人数回到低水平、就业增长家庭调查激增、高收益违约率极低、资本开支预测稳定以及表示劳动力短缺的公司数量减少70%。而且:英国以外其他发达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跟踪模型均恢复为正值。此外,欧洲凭借高水平的天然气库存熬过了冬季,加上中国经济重启,全球经济增长前景似乎不似去年秋季那样令人担忧。

柱图显示从1974年到2022年冬季(12月、1月和2月)的历史取暖天数(人口加权)。图表展现了最近一年北半球的气温正在下降,而今年冬季的温暖程度在过去50年位列第六。
线图显示自2021年1月以来美国、欧洲和日本的花旗经济意外指数。该指数代表经济结果与预期差异之和,和大于0表示经济表现好于预期。图表展现了过去几个月,许多积极的结果导致美国和日本的折线高于0。

 

问题在于:政策利率还未恢复正常。尽管美联储开启有记录以来最快的紧缩周期,但按通胀跟踪指标计算,美国3个月期和10年期的实际收益率仍为负值。正如我们所预期,消费物价和生产者物价的涨幅正在回落,但就此来预计美联储会暂停加息还为时过早。此外,美联储或欧洲央行也不大可能在今年晚些时候降息,除非他们出现了超调的问题。经济的韧性是否会促使美联储采取比市场预期更为激进的紧缩措施?我的观点是,数据需要再连续几个月出现惊喜才会促使美联储加息50个基点。我们仍然认为,我们首选的领先指标(新订单对比库存)未来将会表现不振,且房地产市场将出现通缩。结论:美联储未来还将加息2-3次,但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和潜在严重程度或在减小,美国经济有可能将出现温和衰退。

线图显示了自2015年以来美国核心生产物价指数和消费物价指数的同比百分比变化。图表展现了两者增幅均从其各自的峰值(7.1%和9.1%)持续下降,但美联储今年仍不太可能降息。
线图比较了自1983年以来美国供应管理协会制造业综合指数与美国供应管理协会新订单减库存指数(3个月领先)。图表展现了两个系列之间的强相关性,而美国供应管理协会新订单减库存指数预示美国供应管理协会综合指数将在未来几个月触及40左右

 

美国股市今年的反弹,部分是由于低质量和高空头净额股票的上升、中国货币供应6万亿美元的反弹,以及美联储加息将不会对经济或企业盈利造成太大损害的观点。在这种背景之下,加上盈利前景不断恶化1我现在不会追逐股市反弹。从积极的一面来看,全球经济并没有像部分人所认为的那样突然崩溃。但我认为,美国加息的滞后效应一旦开始显现,经济形势仍不容乐观。

线图显示自2022年1月以来高空头净额和低质量股票的两个系列。图表展现了自2023年年初以来,这两个系列都表现良好,上涨约13%-20%。
面积图显示1980年至今家庭债务偿还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债务偿还包括贷款债务和消费债务。面积图展现自2020年以来,该比例有所增加,但低于2000年代初期的水平。
线图比较了2000年至2022年第三季度期间市值前500位股票的销售成本增长(同比)与净销售增长。2022年第三季度,成本增长超过销售增长逾4.5个百分点。
线图显示2023年3月至2024年2月期间的市场隐含联邦基金利率。图表展现了市场正预期联邦基金利率将在2023年第二季度见顶,然后在第三季度开始降息。
线图显示自1948年以来新购房者的每年贷款成本。线图展现贷款成本占家庭收入的百分比已经上升至1980年代以来的最高水平。
线图显示1996年至今标准普尔500指数相对于全美独立企业联盟(NFIB)小型企业调查需求与工资成本综合指数作为领先指标的净利润率。从过往表现来看,标准普尔500指数利润率在NFIB综合指数后18个月左右见底。目前,领先的利润率指标显示,未来还将有进一步下行空间。

大型语言模型大战升温

两个星期前,我在迈阿密参加了我们的年会,听取OpenAI的Sam Altman介绍了ChatGPT,而在同一天,谷歌推出了自己的大型语言模型(LLM)-Bard。首次亮相的拙劣表现令谷歌的股价受挫,导致当周表现跑输微软,跑输幅度之大,为10年之最,也是自2004年首次公开上市以来最大的一次。讽刺的是,谷歌的Flan-PaLM模型刚通过了极具挑战性的美国执业医师资格考试,据称是首个通过该考试的LLM。

线图显示自谷歌首次公开上市以来谷歌和微软的周总回报之间的差异。谷歌的Bard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推出后的拙劣表现使该差距达到-13.8%,为有记录以来落后微软幅度最大的一周之一。
线图显示七种语言学习模型在美国执业医师资格考试中的分数和考试日期。谷歌的Flan-PaLM是第一个以高于60%的及格线通过考试的模型。

关于LLM的一些宏观观点:

  •  如下所示,人工智能正吸引着大量风投资金,也引发计算机科学家之间的思想分享。在过去两年,我一直对无法盈利的创新(元宇宙、氢能源、先买后付的金融科技、加密币等)持批评态度。但我对LLM持不同看法;撇开具体公司首次公开上市前的估值细节不谈,我认为LLM将带来更大的生产力增益和颠覆
  • LLM本质上是「传统智慧型」机器;除了在数字化人类经验的编年史中已经记录的内容(训练它们的方式)外,它们对其他事情一无所知
  • 但是:每天都有数十亿美元的市值和数百万员工参与包装和传递传统智慧的行业。在2022年对自然语言处理研究人员的一项调查中,73%认为,「人工智能带来的劳动自动化可能会在本世纪引发革命性的社会变革,至少能达到工业革命的规模」2

先不要太过专注于其优势,我们来看看LLM目前存在的不足之处……

柱图显示占美国计算机科学各专业博士的比例。图表展现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保持着最高的比例,约为23%。
线图显示自2012年以来占人工智能风投总额的比例。图表展现自2012年以来,占人工智能投资的比例从5%左右上升至20%以上。

幻觉、太空熊和瓷器:尽管经过各种训练,LLM仍会犯下很多错误

  • 据报道,ChatGPT的智商为147(处于第99.9的百分位)3,但LLM还需要进一步改善,因为它们经常犯下被称为「幻觉」的错误。它们会推荐不存在的书籍;它们搞错年份;它们错误地说克罗地亚离开了欧盟;它们在盈利报告中编造数字;它们为捏造的医学研究创造虚假但貌似可信的参考书目;它们撰写一些文章,介绍在早餐麦片中添加木屑的好处,以及在母乳中添加碎瓷片的好处。此类例子层出不穷4,导致一些人工智能研究人员将LLM描述为「随机鹦鹉」
  • Galactica,LLM的又一次失败登场:去年11月,Meta的LLM Galactica在其以科学为导向的模型被批评为「大规模的统计废话」和「危险」后,仅仅三天就被下架了5。Galactica是为研究人员设计,旨在总结学术论文、解决数学问题、编写代码、注释分子等。但Galactica无法分辨真伪,此外,它还写了一些关于太空熊历史的文章。Gary Marcus是纽约大学神经网络名誉教授,同时还是一家机器学习公司的创始人,他将Galactica描述为「对科学和数学的完美且完全虚假的模仿,并呈现为真实的东西」6
  • 许多程序员使用的问答网站Stack Overflow暂时禁止利用ChatGPT生成的发布:「总的来说,因为从ChatGPT中获得正确答案的平均比率太低,所以发布由ChatGPT创建的答案对网站和询问或寻找正确答案的用户来说极为不利」7
  • 需要新产品来识别无意义的LLM输出。研究人员训练了一个LLM,以根据《美国医学会杂志》、《新英格兰医学杂志》、《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和《自然医学》上的文章撰写虚假的医学摘要。一个人工智能输出检查器只能识别出三分之二的虚假信息,而人类审查人员也不能做得更好;人类还会错误地将15%的真实信息描述为虚假信息8
  • 新版必应聊天机器人已被「越狱」,提供关于如何抢劫银行、入室盗窃和使点火装置电线短路而发动汽车的建议(来源于Jensen Harris,微软前职员/现在Textio任职)
  • 人工智能取代人类的能力时不时被夸大。2016年,一位卓越的深度学习专家曾预测放射专业的终结,主张医院停止对放射学专业培训,理由是在5年内,深度学习将会表现优于学生9。如今的共识是:放射学的机器学习比看起来要难得多10,人工智能最好还是用作人类的补充
  • LLM已经开始训练自己以获得提升。谷歌设计了一个会提出问题、过滤答案以实现高质量输出以及对自身进行微调的LLM。这提高了其在各种语言任务中的表现(在一项基准测试中从74%提高至82%,并在另一项基准测试中从78%提高至83%)11人机交互也是改进过程的一部分;在ChatGPT 3.5中,「.5」体现人类反馈的重要程度,以至于加上一个数位12

即使产生各种幻觉,但LLM正在若干特定任务上取得进展。LLM具备颠覆若干行业并提高其他行业生产力的潜力。

  • 尽管Stack Overflow禁止Chat-GPT,但LLM编码辅助正在迅速被开发人员所接受。GitHub上由OpenAI支持的Copilot工具在第一个月就增加了40万用户,现在有超过100万用户将其用于编写他们项目中约40%的代码13。据报道,另一个人工智能编程助手Tabnine也有100万用户使用其编写30%的代码。通过与OpenAI的合作以及对GitHub的所有权,微软在这方面具有优势
  • LLM在选股时表现优于卖方分析师(这并不令人震惊)14,而且在基于首席财务官电话会议的综合记录,展示多空交易策略方面的积极前景15。它们还利用重述频率作为代理来改善审计质量,并通过投入更少的人员实现这一点16。佛罗里达大学的GatorTron等项目使用LLM从大量临床数据中提取洞见,以进一步开展医学研究
  • 其他可能的用途包括营销/销售、运营、工程、机器人、欺诈识别和法律。示例:LLM可用于预测违反信托义务和相关法律准则的行为。关于违反受托责任的法院意见数据库从未在线上供 LLM 训练17。即便如此,GPT-3.5能够在78%的时间里预测出判决是正面还是负面,相较而言,GPT-3.0能够预测的时间是73%,而OpenAI的2020 LLM则为27%。使用GPT-3.5的LLM在多州律师考试中实现了50%的标题正确率(超过25%的基线猜测率),达到了证据和侵权的及格水平18。ChatGPT还表现出良好的要求函、诉状和简易判决的起草技能,甚至为交叉询问起草问题。LLM不能取代律师,但可以提高他们的生产力,特别是当使用Westlaw和Lexis等法律数据库对其进行培训后
  • 另一个例子:GPT-3.5作为公司说客助手。人工智能模型被输入一份立法清单,估计哪些法案与不同的公司有关,并起草了致法案发起人的信件,要求对法案进行相关修改19。该模型有80%的几率识别一项法案是否与各家公司相关
  • 微软/英伟达发布了迄今为止最大的LLM,Megatron,拥有5,300亿个参数,旨在让企业创建其自身的人工智能应用程序,而自ChatGPT发布以来,新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就有30家
线图显示,2018年至今,大型语言模型的参数数量呈指数级增长。英伟达的Megatron-Turing NLG拥有5,300亿个参数;相比之下,OpenAI的ChatGPT拥有1,750亿个参数。

训练这些模型的在线信息是否存在上限?

人工智能研究人员估计,高质量语言数据的存量介乎4.6万亿到17万亿个词汇之间,比目前使用的最大数据集大不到一个数量级。他们认为,LLM将在2023年至2027年期间耗尽高质量数据,同时低质量数据和图像的存量将远超于此。

资料来源:《我们会将数据用完吗?机器学习中扩展数据集的局限性分析》,Sevilla(阿伯丁大学)等,2022年10月

搜索业务的盈利能力会有何变化?

  • 微软首席执行官表示,「搜索业务的毛利率将一直下降」,而OpenAI的Sam Altman也提到「萎靡不振的搜索垄断」的存在,而这种垄断正面临风险
  • 谷歌非常了解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我预计,在Bard推出后,他们很快就会对其能力做出强有力的回应。但未来的搜索经济看起来确实更具挑战性。自2018年以来,谷歌的经营利润率(包括Youtube)平均约为24%。谷歌方面的任何LLM计划都将在其现有成本结构中占据首要位置
  • 对ChatGPT成本的估计差异极大,每次查询的成本介乎0.4美分到4.5美分之间,这由每次查询所产生的字数、模型大小20和计算成本21所决定。我们假设每次ChatGPT查询的大致中间成本为2美分。  相比之下,每次标准的谷歌搜索查询的基础设施成本为0.2至0.3美分。根据下文所引述的摩根士丹利报告,以ChatGPT的成本为起点,由人工智能支持的谷歌查询每增加10%,谷歌的经营利润率就会降低1.5%-1.7%。基于这些原因,值得思考以下问题:微软和谷歌是否会向所有用户提供成本更高的LLM增强型搜索引擎产品,还是只向预期广告收入潜力较高的用户提供?
  • 然而:谷歌宣布,Bard将依赖于LaMDA的「轻量级」版本,而不是完整版本或更大的PaLM模型。因此,ChatGPT的每次查询成本可能会大幅夸大谷歌从其自身的LLM计划中产生的增量成本
  • 更广泛而言,当使用「稀疏」模型时,LLM的成本较低。如果你向GPT-3提交一个请求,它的全部1,750亿个参数都将用于生成一个响应。稀疏模型缩小了回答一个问题所需的知识领域,并且可以更大,并减少计算要求。谷歌开发的稀疏专家模型GLaM比GPT-3大7倍、训练所需能量少三分之二、计算工作量少一半且在广泛的自然语言任务上表现优于GPT-322
  • 去年,谷歌的平均搜索流量份额为92%。如下文所示,自ChatGPT推出以来,谷歌的这一份额迄今为止出现了轻微的下降。这些相对份额还意味着,由于使用量较多,谷歌的LLM可能会比ChatGPT更快地变得更加智能
线图显示2022年1月至今谷歌搜索和聊天网站流量对比ChatGPT与必应的总和的按月变化。自ChatGPT推出以来,谷歌的搜索和聊天网站流量份额仅下降了0.3%。
饼图显示2022年1月至2023年1月的搜索引擎市场份额。饼图展现谷歌维持着92%的份额,而必应仅占3.2%。

LLM能力有什么样的未来?留意「Big Bench」

谷歌、OpenAI和100多家其他人工智能公司正在注资进行一个名为「Big Bench」的项目。Big Bench众包了400多名研究人员提供的204项任务,目的是评估LLM对比人类的表现。摘自作者:「任务主题具有多样性,涉及的问题出自语言学、儿童发展、数学、常识推理、生物学、物理学、社会偏见、软件开发等。BIG Bench专注于被认为超出现有语言模型能力的任务」。这些任务相当有趣,我在下文列出一些具有参考性的任务23

Big Bench团队在去年夏天公布了他们的第一个结果,如下所示,LLM还需继续发展,才可能在更高难度的任务上追上人类。增加LLM参数规模会有所帮助,但这些模型在绝对意义上仍然表现欠佳。模型性能也会随着LLM在推理时获得的示例数量增加而提高,也即图表中的下标所指(一次提示对比三次提示);但问题还是,绝对的LLM性能分数仍然很低。值得注意的是,要看看最新的LLM在与Big Bench的对抗中表现如何,因为它们进步神速。

顺便提一句:注意,在第一张图中以相同的参数尺度进行校准时,OpenAI和谷歌LLM的性能旗鼓相当。LLM大战才刚刚开始。后续步骤:LLM集成到Office 365和谷歌Docs/Sheets等产品中;更长的上下文窗口,以便在推理时输入更多数据;LLM能够消化数据矩阵和图表,而不仅仅是文本;以及缩短批量用户的延迟时间。

线图显示谷歌的BIG-G和OpenAI的GPT在编程和JSON任务上的一次提示获得的归一化性能(从0到100,100代表非常好的性能),并将该评分与大众及最佳人类评分者性能进行比较。拥有超过100万亿个有效参数的BIG-G和GPT都获得了低于15的评分,而大众人类评分者得分45左右,最佳人类评分者则接近80分。
线图显示谷歌的BIG-G和OpenAI的GPT在编程和JSON任务上的一次和三次提示获得的归一化性能(从0到100,100代表非常好的性能)。总体而言,三次提示得分优于一次,而BIG-G得分优于GPT;然而,在参数低于100万亿个时,GPT三次提示表现优于BIG-G三次提示。

具有参考性的Big Bench挑战:

  • 要求模型判断一份给定的文本是否在开玩笑(带有黑色幽默)
  • 提供Python代码的英文描述
  • 解决逻辑网格难题并识别逻辑谬误
  • 对不同编码方式的CIFAR10图像进行分类
  • 在棋局中找出导致「将死」的走法
  • 要求模型根据用表情符号写的剧情描述猜出热门电影
  • 用西班牙语回答有关低温生物学的问题
  • GRE考试阅读理解
  • 以简单的语言给出一组形状;确定形状之间的交点数量
  • 给定一些简短的犯罪故事,找出罪犯并解释原因
  • 向模型展示一则英文谚语,并要求它选择一个意义最接近的俄语谚语
  • 要求模型的一个实例教授另一个实例,然后评估质量
  • 确定哪种道德选择最符合人类的判断
  • 判断两个句子中哪一句具有讽刺性

 

1自第四季度财报季结束以来,每股盈利预期已下降1.7%,而平均涨幅达2.8%。这是24年来除了2001年经济衰退、金融危机和疫情最初季度外的最大降幅。[瑞士信贷,2023年2月13日]

2《自然语言处理研究人员相信什么?自然语言处理社区元调查》,Michael等,康奈尔大学,2022年8月

3《经济学研究中的语言模型和认知自动化》,Anton Korinek,弗吉尼亚大学,2023年2月

4《深度学习正在碰壁》,Nautilus期刊,Gary Marcus,2022年3月

5引述自Grady Booch(统一建模语言的开发者)和 Michael Black(马克斯·普朗克智能系统研究所所长)

6《一些胡说八道的话》,Gary Marcus,2022年11月15日

7《临时政策:禁止使用ChatGPT》,Stackoverflow.com,2022年12月5日

8《由ChatGPT撰写的摘要愚弄了科学家》,《自然》,2023年1月12日

9《ChatGPT等人工智能平台易于使用但存在潜在危险》,G. Marcus,《科学美国人》,2022年12月

10《我的医学影像机器学习如何失败-不足之处和建议》,G. Varoquaux,国家数字科学技术研究所(法国),2022年5月

11「大型语言模型可以自我改进」,Hou等(谷歌),2022年10月

相关的首字母缩写是「Reinforcement learning with human feedback(基于人类反馈的强化学习)」或RLHF

 13《GitHub的人工智能辅助Copilot工具为你编写代码,但这是否合法或符合道德?》,ZDnet.com,2022年7月8日

14《人机对决:机器人分析师vs传统研究建议》,Pacelli (HBS), 2022年6月

15《使用自然语言处理洞见和机器学习创造超额回报》,Chris Kantos(CFA-UK), 2022年9月12日

16《人工智能是否在改善审计流程?》,《Review of Accounting Studies》,Fedyk等,2022年7月

17《作为受托人的大型语言模型》,J. Nay,斯坦福大学法律信息中心,2023年1月

18《GPT参加律师资格考试》,Bommarito等,斯坦福大学法律信息学中心,2023年1月

19《大型语言模型作为公司说客》,J. Nay,斯坦福大学,2023年1月

20据传GPT-4的参数量由1,750亿增加至1万亿

21《谷歌的利润率是否受到来自ChatGPT和OpenAI的威胁?》(2023年1月10日)和《人工智能的增量成本有多大》(2023年2月9日),Brian Nowak,摩根士丹利股票研究部。微软认为,OpenAI正在ChatGPT的第三方开发者许可协议上面临亏损;有趣的是,谷歌在发布其自然语言开发者工具时,是否会通过定价削弱OpenAI

22《下一代大型语言模型》,Rob Toews(Radical Ventures), 2023年2月7日

23《超越模仿游戏:量化和推断语言模型的能力》,2022年6月

了解更多成为摩根大通私人银行客户的详情。

敬请提供有关您的个人资料,我们的客户服务团队人员将会与您联络。

*必填栏目

了解更多成为摩根大通私人银行客户的详情。

敬请提供有关您的个人资料,我们的客户服务团队人员将会与您联络。

输入您的名字

请勿使用符号>或<

Only 40 characters allowed

输入您的姓氏

请勿使用符号>或<

Only 40 characters allowed

选择您居住的国家

输入有效的街道地址

请勿使用符号>或<

Only 255 characters allowed

输入您的城市

请勿使用符号>或<

Only 35 characters allowed

选择您的国家

> or < are not allowed

输入您的国家代码

输入您的国家代码

> or < are not allowed

输入您的电话号码

电话号码必须包含10个数字

请输入电话号码

> or < are not allowed

Only 15 characters allowed

输入您的电话号码

请输入电话号码

> or < are not allowed

Only 15 characters allowed

关于您的资料

0/1000

Only 1000 characters allowed

> or < are not allowed

未勾选复选框

最近浏览内容

重要信息

主要风险

本文件仅供一般说明之用,可能告知您JPMorgan Chase & Co.(「摩根大通」)旗下的私人银行业务提供的若干产品及服务。文中所述产品及服务,以及有关费用、收费及利率均可根据适用的账户协议而可能有变,并可视乎不同地域分布而有所不同。所有产品和服务不一定可在所有地区提供。如果您是残障人士并需取得额外支持以查阅本文件,请联系您的摩根大通团队或向我们发送电邮寻求协助(电邮地址: accessibility.support@jpmorgan.com )。请参阅所有重要信息。

一般风险及考虑因素

本文件讨论的观点、策略或产品未必适合所有客户,可能面临投资风险。投资者可能损失本金,过往表现并非未来表现的可靠指标。资产配置/多元化不保证录得盈利或免招损失。本文件所提供的资料不拟作为作出投资决定的唯一依据。投资者务须审慎考虑本文件讨论的有关服务、产品、资产类别(例如股票、固定收益、另类投资或大宗商品等)或策略是否适合其个人需要,并须于作出投资决定前考虑与投资服务、产品或策略有关的目标、风险、费用及支出。请与您的摩根大通团队联络以索取这些资料及其他更详细信息,当中包括您的目标/情况的讨论。

非依赖性

本公司相信,本文件载列的资料均属可靠;然而,摩根大通不会就本文件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作出保证,或者就使用本文件的全部或部分内容引致的任何损失和损害(无论直接或间接)承担任何责任。我们不会就本文件的任何计算、图谱、表格、图表或评论作出陈述或保证,本文件的计算、图谱、表格、图表或评论仅供说明/参考用途。本文件表达的观点、意见、预测及投资策略,均为本公司按目前市场状况作出的判断;如有更改,恕不另行通知。摩根大通概无责任于有关资料更改时更新本文件的资料。本文件表达的观点、意见、预测及投资策略可能与摩根大通的其他领域、就其他目的或其他内容所表达的观点不同。本文件不应视为研究报告看待。任何预测的表现和风险仅以引述的模拟例子为基础,且实际表现及风险将取决于具体情况。前瞻性的陈述不应视为对未来事件的保证或预测。

本文件的所有内容不构成任何对您或对第三方的谨慎责任或与您或与第三方的咨询关系。本文件的内容不构成摩根大通及/或其代表或雇员的要约、邀约、建议或咨询(不论财务、会计、法律、税务或其他方面),不论内容是否按照您的要求提供。摩根大通及其关联公司与雇员不提供税务、法律或会计意见。您应在作出任何财务交易前咨询您的独立税务、法律或会计顾问。

关于您的投资及潜在利益冲突

在摩根大通银行或其任何附属机构(合称「摩根大通」)管理客户投资组合的活动中,每当其有实际或被认为的经济或其他动机按有利于摩根大通的方式行事时,就可能产生利益冲突。例如,下列情况下可能发生利益冲突(如果您的账户允许该等活动):(1)摩根大通投资于摩根大通银行或摩根大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附属机构发行或管理的共同基金、结构性产品、单独管理账户或对冲基金等投资产品时;(2)摩根大通旗下实体从摩根大通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或摩根大通结算公司等附属机构获取交易执行、交易结算等服务时;(3)摩根大通由于为客户账户购买投资产品而收取付款时;或者(4)摩根大通针对就客户投资组合买入的投资产品所提供的服务(服务包括股东服务、记录或托管等等)收取付款时。摩根大通与其他客户的关系或当摩根大通为其自身行事时,也有可能引起其他冲突。

投资策略是从摩根大通及业内第三方资产管理人处挑选的,它们必须经过我们的管理人研究团队的审批流程。为了实现投资组合的投资目标,我们的投资组合建构团队从这些策略中挑选那些我们认为最适合我们的资产配置目标和前瞻性观点的策略。

一般来说,我们优先选择摩根大通管理的策略。以现金和优质固定收益等策略为例,在遵守适用法律及受制于账户具体考虑事项的前提下,我们预计由摩根大通管理的策略占比较高(事实上可高达百分之百)。

虽然我们的内部管理策略通常高度符合我们的前瞻性观点,以及我们对同一机构的投资流程、风险和合规理念的熟悉,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当内部管理的策略被纳入组合时,摩根大通集团收到的整体费用会更高。因此,对于若干投资组合我们提供不包括摩根大通管理的策略的选择(除现金及流动性产品外)。

Six Circles基金是一只由摩根大通管理并于美国注册成立的共同基金,由第三方担任分层顾问。尽管被视为内部管理策略,但摩根大通不保留基金管理费或其他基金服务费。

法律实体、品牌及监管信息

美国,银行存款账户及相关服务(例如支票、储蓄及银行贷款)乃由摩根大通银行(JPMorgan Chase Bank, N.A.)提供。摩根大通银行是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的成员。

在美国,投资产品(可能包括银行管理账户及托管)乃由摩根大通银行(JPMorgan Chase Bank, N.A.)及其关联公司(合称「摩根大通银行」)作为其一部分信托及委托服务而提供。其他投资产品及服务(例如证券经纪及咨询账户)乃由摩根大通证券(J.P. Morgan Securities LLC)(「摩根大通证券」)提供。摩根大通证券是金融业监管局证券投资者保护公司的成员。保险产品是透过Chase Insurance Agency, Inc(「CIA」)支付。CIA乃一家持牌保险机构,以Chase Insurance Agency Services, Inc.的名称在佛罗里达州经营业务。摩根大通银行、摩根大通证券及CIA均为受JPMorgan Chase & Co.共同控制的关联公司。产品不一定于美国所有州份提供。

在德国,本文件由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J.P. Morgan SE)发行,其注册办事处位于Taunustor 1 (TaunusTurm), 60310 Frankfurt am Main, Germany am Main,已获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Bundesanstalt für Finanzdienstleistungsaufsicht,简称为「BaFin」)授权,并由 BaFin、德国中央银行(Deutsche Bundesbank)和欧洲中央银行共同监管。在卢森堡,本文件由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卢森堡分行发行,其注册办事处位于European Bank and Business Centre, 6 route de Treves, L-2633, Senningerberg, Luxembourg,已获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 (BaFin)授权,并由 BaFin、德国中央银行和欧洲中央银行共同监管。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卢森堡分行同时须受卢森堡金融监管委员会(CSSF)监管,注册编号为R.C.S Luxembourg B255938。在英国,本文件由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伦敦分行发行,其注册办事处位于25 Bank Street, Canary Wharf, London E14 5JP,已获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 (BaFin)授权,并由 BaFin、德国中央银行和欧洲中央银行共同监管。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伦敦分行同时须受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以及英国审慎监管局监管。在西班牙,本文件由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Sucursal en España(马德里分行)分派,其注册办事处位于Paseo de la Castellana, 31, 28046 Madrid, Spain,已获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 (BaFin)授权,并由 BaFin、德国中央银行和欧洲中央银行共同监管。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马德里分行同时须受西班牙国家证券市场委员会(Comisión Nacional de Valores,简称「CNMV」)监管,并已于西班牙银行行政注册处以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分行的名义登记注册,注册编号为1567。在意大利,本文件由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米兰分行分派,其注册办事处位于Via Cordusio, n.3, Milan 20123, Italy,已获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 (BaFin)授权,并由 BaFin、德国中央银行和欧洲中央银行共同监管。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米兰分行同时须受意大利央行及意大利全国公司和证券交易所监管委员会(Commissione Nazionale per le Società e la Borsa,简称为「CONSOB」)监管,并已于意大利银行行政注册处以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分行的名义登记注册,注册编号为8076,其米兰商会注册编号为REA MI 2536325。在荷兰,本文件由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阿姆斯特丹分行分派,其注册办事处位于World Trade Centre, Tower B, Strawinskylaan 1135, 1077 XX, Amsterdam, The Netherlands。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阿姆斯特丹分行已获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 (BaFin)授权,并由 BaFin、德国中央银行和欧洲中央银行共同监管。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阿姆斯特丹分行同时须受荷兰银行(DNB)和荷兰金融市场监管局(AFM)监管,并于荷兰商会以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分行的名义注册登记,其注册编号为72610220。在丹麦,本文件是由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哥本哈根分行(即德国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联属公司)分派,其注册办事处位于Kalvebod Brygge 39-41, 1560 København V, Denmark,已获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 (BaFin)授权,并由 BaFin、德国中央银行和欧洲中央银行共同监管。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哥本哈根分行(即德国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联属公司)同时须受丹麦金融监管局(Finanstilsynet)监管,并于丹麦金融监管局以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分行的名义注册登记,编号为29010。在瑞典,本文件由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斯德哥尔摩分行分派,其注册办事处位于Hamngatan 15, Stockholm, 11147, Sweden,已获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 (BaFin)授权,并由 BaFin、德国中央银行和欧洲中央银行共同监管。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哥本哈根分行同时须受瑞典金融监管局(Finansinspektionen)监管,并于瑞典金融监管局以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分行的名义注册登记。在比利时,本文件由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布鲁塞尔分行分派,其注册办事处位于35 Boulevard du Régent, 1000, Brussels, Belgium,已获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 (BaFin)授权,并由 BaFin、德国中央银行和欧洲中央银行共同监管。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布鲁塞尔分行同时须受比利时国家银行(NBB )及比利时金融服务及市场管理局(FSMA)监管,并已于比利时国家银行行政注册处登记注册,注册编号为0715.622.844。在希腊,本文件由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雅典分行分派,其注册办事处位于3 Haritos Street, Athens, 10675, Greece,已获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 (BaFin)授权,并由 BaFin、德国中央银行和欧洲中央银行共同监管。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雅典分行分行同时须受希腊银行监管,并已于希腊银行行政注册处以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分行的名义登记注册,注册编号为124。雅典商会注册号为158683760001;增值税注册号为99676577。在法国,本文件由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巴黎分行分派,其注册办事处位于14, Place Vendôme 75001 Paris, France,已获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 (BaFin)授权,并由 BaFin、德国中央银行和欧洲中央银行共同监管,注册编号为842 422 972,摩根大通有限责任公司巴黎分行亦受法国银行业监察委员会(Autorité de Contrôle Prudentiel et de Résolution (ACPR))及法国金融市场管理局 (Autorité des Marchés Financiers(AMF)) 监管。在瑞士,本文件由J.P. Morgan (Suisse) S.A.分派,其注册办事处位于rue du Rhône, 35, 1204, Geneva, Switzerland,作为瑞士一家银行及证券交易商,在瑞士由瑞士金融市场监督管理局(FINMA)授权并受其监管。

就金融工具市场指令 (MIFID II) 和瑞士金融服务法 (FINSA) 而言,本通讯属广告性质。除非基于任何适用法律文件中包含的信息,这些文件目前或应在相关司法管辖权区内提供(按照要求),否则投资者不应认购或购买本广告中提及的任何金融工具。

香港,本文件由摩根大通银行香港分行分派,摩根大通银行香港分行受香港金融管理局及香港证监会监管。在香港,若您提出要求,我们将会在不收取您任何费用的情况下停止使用您的个人资料以作我们的营销用途。在新加坡,本文件由摩根大通银行新加坡分行分派。摩根大通银行新加坡分行受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监管。交易及咨询服务及全权委托投资管理服务由摩根大通银行香港分行/新加坡分行向您提供(提供服务时会通知您)。银行及托管服务由摩根大通银行香港分行/新加坡分行向您提供(提供服务时会通知您) 。本文件的内容未经香港或新加坡或任何其他法律管辖区的任何监管机构审阅。建议您审慎对待本文件。假如您对本文件的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必须寻求独立的专业人士意见。对于构成《证券及期货法》及《财务顾问法》项下产品广告的材料而言,本营销广告未经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审阅。摩根大通银行(JPMorgan Chase Bank, N.A.)是依据美国法律特许成立的全国性银行组织;作为一家法人实体,其股东责任有限。

关于拉美国家,本文件的分派可能会在特定法律管辖区受到限制。我们可能会向您提供和/或销售未按照您祖国的证券或其他金融监管法律登记注册、并非公开发行的证券或其他金融工具。该等证券或工具仅在私下向您提供和/或销售。我们就该等证券或工具与您进行的任何沟通,包括但不限于交付发售说明书、投资条款协议或其他发行文件,在任何法律管辖区内对之发出销售或购买任何证券或工具要约或邀约为非法的情况下,我们无意在该等法律管辖区内发出该等要约或邀约。此外,您其后对该等证券或工具的转让可能会受到特定监管法例和/或契约限制,且您需全权自行负责确定和遵守该等限制。就本文件提及的任何基金而言,基金的有价证券若未依照相关法律管辖区的法律进行注册登记,则基金不得在任何拉美国家公开发行。

应收件人要求及为收件人之便,本文件收件人可能已同时获提供其他语言版本。尽管我们提供其他语言文件,但收件人已再确认有足够能力阅读及理解英文,且其他语言文件的使用乃出于收件人的要求以作参考之用。 若英文版本及翻译版本有任何歧义,包括但不限于释义、含意或诠释、概以英文版本为准。

「摩根大通」是指摩根大通及其全球附属公司和联属公司。「摩根大通私人银行」是摩根大通从事私人银行业务的品牌名称。本文件仅供您个人使用,未经摩根大通的允许不得分发给任何其他人士,且任何其他人士均不得使用,分派或复制本文件的内容供作非个人用途。如您有任何疑问或不欲收取这些通讯或任何其他营销资料,请与您的摩根大通团队联络。

© 2024年。摩根大通。版权所有。

在澳大利亚,摩根大通银行(ABN 43 074 112 011/AFS牌照号码:238367)须受澳大利亚证券及投资委员会以及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监管。摩根大通银行于澳大利亚提供的资料仅供「批发客户」。就本段的目的而言,「批发客户」的涵义须按照公司法第2001 (C)第761G条(《公司法》)赋予的定义。如您目前或日后任何时间不再为批发客户,请立即通知摩根大通。

摩根大通证券是一家在美国特拉华州注册成立的外国公司(海外公司)(ARBN 109293610)。根据澳大利亚金融服务牌照规定,在澳大利亚从事金融服务的金融服务供应商(如摩根大通证券)须持有澳大利亚金融服务牌照,除非已获得豁免。根据公司法2001 (C)(《公司法》),摩根大通证券已获豁免就提供给您的金融服务持有澳大利亚金融服务牌照,且根据美国法律须受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美国金融业监管局及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监管,这些法律与澳大利亚的法律不同。摩根大通证券于澳大利亚提供的资料仅供「批发客户」。本文件提供的资料不拟作为亦不得直接或间接分派或传送给澳大利亚任何其他类别人士。就本段目的而言,「批发客户」的涵义须按照《公司法》第761G条赋予的定义。如您目前或日后任何时间不再为批发客户,请立即通知摩根大通。

本文件未特别针对澳大利亚投资者而编制。文中:

  • 包含的金额可能不是以澳元为计价单位;
  • 可能包含未按照澳大利亚法律或惯例编写的金融信息;
  • 可能没有阐释与外币计价投资相关的风险;以及
  • 没有处理澳大利亚的税务问题。

© $$YEAR 年。摩根大通。版权所有。

请浏览 FINRA Brokercheck网站以了解更多我们的公司及投资专才。

投资产品(可能包括银行管理账户及托管)乃由 JPMorgan Chase Bank, N.A.及其关联公司(合称「摩根大通银行」 )作为其一部分信托及委托服务而提供。其他投资产品及服务(例如证券经纪及咨询账户)乃由 摩根大通证券(J.P. Morgan Securities LLC)(「摩根大通证券」)提供。摩根大通证券是金融业监管局证券投资者保护公司的成员。摩根大通银行及摩根大通证券均为受摩根大通共同控制的关联公司。产品不一定于美国所有州份提供。请与本网站内容一并阅览法律免责声明

 

投资产品: • 不受联邦存款保险公司保障 • 非摩根大通银行或其任何联属机构的存款或其他负债,亦未获摩根大通银行或其任何联属机构的担保 • 存在投资风险,包括可能损失投资的本金

银行存款产品(例如支票、储蓄及银行贷款)及相关服务乃由摩根大通银行(JPMorgan Chase Bank, N.A.)提供。 摩根大通银行是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的成员。并非借贷承诺。授信额度均须经信贷审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