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h DeWoody擁有上萬件藝術收藏,這些藏品分別保存在洛杉磯、棕櫚灘、漢普頓和她的家鄉紐約。她將這些城市稱為自己的收藏品之家。

DeWoody表示:「我經常說「更多藝術品需要更多空間。」我剛剛在加州蒙特西托購置了一個小房子,同時還翻新了位於棕櫚灘的一座舊掩體空間。」此外,她還在紐約購置了一些工作室和倉庫。

DeWoody不斷用新購置的藝術品裝點自己的住所。她說:「我喜歡欣賞新的藝術品,喜歡與不同的藝術品生活在一起,讓它們相互輝映、彼此交融。有人喜歡極致簡約的布局,比如這裡掛一幅畫,那裡擺一座雕塑。我喜歡欣賞藝術品與傢俱之間的對話和呼應。有些住所的布局調整會比其他住所更為頻繁,比如紐約,因為我經常在那裡招待客人,希望能給他們帶來耳目一新的感覺。」


DeWoody的收藏涵蓋現代繪畫、素描、雕塑、攝影和新媒體等各類藝術品。她的藏品以新興藝術家的作品為主,但也包含Edward Hopper、Man Ray、Cindy Sherman和Jean-Michel Basquiat等藝術大師的精品。與此同時,她還是一位藝術書籍的收藏家。

她親自探訪世界各地的畫廊和藝術工作室。「我喜歡去一些默默無聞的地方,與人們談論藝術家並去拜訪他們的工作室。我還去歐洲參觀博物館和藝術博覽會。我希望盡力汲取各種藝術營養。」


DeWoody的藝術收藏涉獵廣泛,不拘一格。她說:「這是我的興趣和愛好。有時我會發現一些吸引人的東西並將其納入收藏。我有許多與食物相關的收藏。因此,我們在位於Bunker Road的掩體空間設立了一間以食物為主題的展廳。我喜歡閃亮的物件並收藏了許多銀製品,於是我們在那裡設立了一間銀器展廳。此外,挪用藝術也是我收藏的一個主題。」

佔地2萬平方英尺的掩體空間為DeWoody提供了充分的空間展示她的藏品。在Laura Dvorkin, Phillip Estlund及Maynard Monrow的策劃下,這個掩體空間被改造為多個可陳列近500件藝術品的展廳以及可存放超過200件藝術品的可視儲藏室。掩體空間僅開放給獲邀來賓,但在節日期間以及每年12月的巴塞爾藝術展邁阿密海灘展會和棕櫚灘周末藝術節等文化活動期間則會向公眾開放。

「掩體空間使我能夠與社區民眾分享倉庫中的收藏品。我的大多數藝術收藏最終的歸宿將是博物館,但與此同時,掩體空間的展覽為人們提供了絕妙的觀賞機會。」


酷愛藝術收藏和展覽的DeWoody順利成章地成為了一名策展人。除了掩體空間以外,她還擔任了許多畫廊和博物館的策展人。她最近完成的一些策展項目包括紐約市Steven Kasher畫廊,東漢普頓所羅門當代美術館和棕櫚灘Sarah Gavlak畫廊。

DeWoody表示:「在策展時,我會根據自己的收藏風格和藝術家的創作活動策劃展覽主題。我還嘗試將年輕藝術家與成熟藝術家、大牌藝術家與新興藝術家的作品陳列在一起,實際的展出效果令我非常滿意。」


DeWoody認為她對藝術的愛好起源於紐約市Rudolf Steiner學校。在那裡,藝術是學生其中一門必修課程。在高中時期,她參觀了Henry Geldzahler於1969年舉辦的標誌性展覽、同時也是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首個美國當代藝術展覽《1940–1970年紐約繪畫和雕塑》。正是這次展覽激發了她對當代藝術的濃厚興趣。「這次展覽讓我認識了Dan Flavin,Donald Judd,James Rosenquist和Jasper Johns。」

後來,DeWoody在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攻讀了人類學和電影學專業並取得了紐約市社會研究新學院的學士學位。在那裡,她遇見了在新學院任教的南非裔美國藝術家Benny Andrews。「他是一位才華橫溢的藝術家。我買了一幅他的畫作。這是我正式收藏的第一件藝術品,迄今為止我依然保留着這幅畫作。」

發現並支持像Andrews這些尚未成名的藝術家是DeWoody投身藝術事業的持續動力。DeWoody說:「認識新的藝術家是我的最大快樂。開放掩體空間吸引了許多佛羅里達的本地藝術家前來參觀。看到自己的作品在展會上展出,他們感到非常激動。」

Benny Andrews(美國人,1930–2006年)
《美國先生》
布面油畫
Beth Rudin DeWoody收藏
© Benny Andrews遺產/紐約州紐約市VAGA許可
Benny Andrews (American, 1930–2006) Mr. AmericaOil on canvasBeth Rudin DeWoody Collection© Estate of Benny Andrews/Licensed by VAGA, New York, NY


DeWoody是洛杉磯哈默博物館、位於特拉維夫附近的霍隆設計博物館、紐約惠特尼美國藝術博物館等眾多博物館的贊助人。她將這些博物館視為自己不斷學習、不斷支持藝術和藝術家的另一個場所。她說:「這些博物館有助於拓寬人們的視野、眼界以及對藝術的了解。許多畫廊希望與真正投身於藝術世界的人合作,向他們呈現一些獨特的東西。」

此外,她還資助了許多地區性的博物館,其中包括達拉斯納西爾雕塑中心和東漢普頓帕里什藝術博物館。她在西棕櫚灘諾頓美術博物館設立了一項面向新興攝影師、以她的父親房地產大亨Lewis Rudin命名的年度「魯丁獎」。

佛羅里達棕櫚灘掩體空間
Outdoor daytime view of The Bunker Artspace, Palm Beach, Florida.

DeWoody鼓勵剛開始踏上收藏家之路的藝術愛好者不要膽怯。她說:「當我們進入畫廊時,感覺到好像有一條不可逾越的界限。其實,畫廊工作者都熱愛討論藝術。我們可以放膽虛心求教,表達自己的興趣。」

她還建議收藏家加盟博物館並成為購藏或委員會成員。「收藏家可通過這種方式深入藝術家的工作室,與策展人交流,了解藝術領域的最新發展。」

另外,藝術品的價格並非如人們想像般昂貴。她說:「並非所有藝術品都價值不菲。媒體宣傳和拍賣紀錄通常讓人感覺藝術品的價格就像天文數字。其實,市場上有着很多不同價位的藝術精品。我曾經只用了25美元便買了一件藝術品。」

DeWoody表示:「我熱愛藝術,追求藝術對我而言就是一種本能反應。如果我喜歡一件藝術品並且可以負擔它的價格,我就會將它買下來,欣賞它與我收藏的其他藝術品之間的關聯和互動。我收藏的所有藝術品都是我的至愛。」

銀器主題藝術裝置,佛羅里達棕櫚灘掩體空間
Photograph of a silver-themed artwork installation at The Bunker Artspace, Palm Beach, Florida.
如需了解更多摩根大通藝術收藏以及我們的收藏理念和資訊,請瀏覽《慧眼收藏》(The Collector’s Eye)。如需了解我們如何幫助您在整體財富框架下管理收藏,請隨時聯繫我們,摩根大通代表稍後將會與您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