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不能。這只是一份關於大豆的協議。

新一輪中美高層會談在連續幾日的峰迴路轉中結束,中國同意購買數十億美元的農產品,承諾不會故意貶值人民幣以取得競爭優勢;美國取消即將實施的關稅上調計劃,並取消一些貿易制裁;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劉鶴副總理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握手,停戰協議達成。

聽起來有些似曾相識?

沒錯,因為這並不是第一次停戰了。如果讀者們留意事件的發展,這是貿易戰開始以來的第三次停戰。第一次是在今年1月,雙方商定了為期90天的「暫停加徵關稅」期限,然後於今年4月談判破裂後再起衝突;第二次是在今年6月,在20國集團峰會(G20)「習特會」之後再次停戰,但僅僅20天後談判就再次破裂。問題在於,這一次會與之前不同嗎?

這份「迷你協議」受到了市場的熱烈歡迎,然而細讀下來便會發現,雙方都並未做出實質性的讓步。美國僅僅取消了還未實施的關稅上調計劃,所有已實施的關稅依然存在。最大的成果大概是中國同意每年購買400-500億美元的農產品—— 表面上看這是美方的勝利,實際上,可能僅僅是因為中國正好需要進口大量的大豆。對中國來說這也許是一筆精明的交易,既要滿足對美國大豆的進口需求,卻又不願被視為「認輸」,於是簽訂一份「迷你協議」成為了最好的解決方式。實際上,這份協議主要是由雙方的經濟因素推動的:中國正好存在大豆需求,而美國也不願未來過高的關稅損害其消費者。雖然經濟因素也可能在未來推動一份更全面的協議,但也要看到,「第一階段」之後的議題更加來源於雙方的結構性衝突。因此,我們的觀點是:這份協議僅僅是一個短期安排,並未向實質性解決問題邁進

讓我們來解釋一下:由於國內的大豆產量遠無法滿足需求, 中國每年需要進口大約400億美元的大豆作為動物飼料。美國、巴西和阿根廷是全球最大的大豆生產國,中國從這三個國家的大豆進口量佔進口總量的接近100%,佔中國大豆消費總量的84%。不過,大豆是具有固定的季節性收穫周期的農產品,因此每年大約從10月至4月,中國需要從北半球(美國)進口大豆,而4月至10月從南半球(巴西和阿根廷)進口大豆,來自南北半球的供給共同滿足中國的全年大豆需求(請參閱圖1)。

圖1:中國從主要交易夥伴國的大豆進口情況(一)

資料來源:中國海關,數據截至2019年9月30日。
圖表顯示2009年至2019年期間,中國每月輸入來自阿根廷、美國和巴西等主要貿易夥伴的大豆進口情況。
這樣的進口模式使得美國在北半球供貨的季節幾乎能夠壟斷供給,中國幾乎是必須從美國農民手中購買大豆。然而,中國對美大豆加徵的關稅使得養殖戶無法負擔美國大豆的價格,2018/2019年的購買量與2016/2017年相比減少了86%(請參閱圖2)。為了填補這個缺口,中國加大了從巴西的購買量,且幸運的是,巴西大豆去年迎來了破紀錄的大豐收,成功填補了這部分缺口。

圖2:中國從主要交易夥伴國的大豆進口情況(二)

資料來源:中國海關,數據截至2019年9月30日。
棒形圖表顯示2009年至2019年期間,中國每年輸入來自阿根廷、美國和巴西等主要貿易夥伴的大豆進口情況。

然而即便迎來了大豐收,巴西的大豆庫存目前也已消耗殆盡,而距離下一次收穫還有好幾個月的時間。此外,使中國順利過渡貿易戰的2017/2018年大豐收過後,今年的巴西產量因為乾旱問題並不樂觀。眼下,美國大豆進入主要供應季節,加上全球庫存不斷減少,留給中國的選擇餘地也在減小——從美國購買幾乎是唯一的解決辦法。

雪上加霜的是,非洲豬瘟的爆發使得中國的豬肉價格一路飆升。豬肉是中國人飲食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居民消費支出的重要組成部分,因此消費物價指數也隨之升高,而高通脹使得央行降息及其他經濟刺激措施難以推行。由於大豆是豬飼料的主要成分,高關稅(對美大豆加徵關稅是中方反制措施之一)導致的高價美國大豆可能會進一步推高豬肉價格。因此,中國目前只能從美國進口大豆,而為了不推高豬肉價格,中國需要價格便宜的大豆。

圖3:消費者物價水平上漲,生產者物價水平下跌導致居民和企業同時承壓

資料來源:中國國家統計局,數據截至2019年9月30日。
線形圖顯示2009年至2019年期間,中國消費物價和生產物價情況。

  • 進口美國大豆,同時繼續打貿易戰。如果保留反制關稅,中國農民將被迫以更高的價格購買大豆(或者中央代他們購買)。如果是前者,這將進一步推高豬肉價格。
  • 單方面取消大豆關稅或允許豁免。農民得以按市場價格購買大豆,但因為取消了最具威脅性的反制關稅,相當於在貿易戰中「認輸」,從美方也交換不到任何好處。
  •  協商「休戰」。中國談判團隊重啟貿易談判,拋出一個高得令人難以置信的進口數字,說服美方降低對中國商品徵收的關稅。據此,中國再降低大豆關稅,這樣不會讓人認為是作出讓步或認輸,而是在「第一階段協議」中一個以禮還禮的舉措。

顯然,我們已經看到了中方的選擇:反正無論如何都要進口美國大豆,不如利用購買大豆作為籌碼,交換美方在關稅上的讓步,這樣既能取消關稅穩定大豆價格,又為中國出口商爭取了利益。這次休戰的時機也並非巧合——正好是在開始依賴美國進口的10月,中國可以通過一次性購買大量美國大豆來滿足國內需求,也為等待巴西大豆供給爭取時間。從這個角度看,中方此舉可謂是一個精明的策略。

我們堅持一貫的觀點:貿易戰仍將保持僵局,即既不會進一步升級,也難以達成大幅降低關稅的協議。此次停戰的背後,是中國對美大豆進口的需求,再加上特朗普亦不希望徵收會直接損害美國消費者的關稅的共同作用。因此,此次停戰可被視為一個既不損失談判籌碼,又能大量購買平價大豆的短期操作。停戰協議,或「第一階段」協議除了意味着加徵關稅計劃的推遲,以及中國購買更多美國農產品以外,也許並無任何長期影響。也就是說,貿易僵局將會繼續。

因此,我們認為「第一階段」協議不會對中美達成實質性的全面協議有太大幫助。雖然來自經濟增長的壓力依然使雙方有達成協議的意願,但兩國的整體經濟利益是對立而並非一致的。未來的貿易形勢難以預料,但我們認為有一點可以肯定,即兩國間的緊張關係正在無可避免地加劇。隨着「中美經濟脫鉤」傾向越發明顯,市場波動性也會不斷加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