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期未來一年美元將會進一步疲軟,在此背景下為客戶投資組合配置相對貨幣比重時應納入哪些考慮因素?

投資界有一句至理名言:「不要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這句話不僅適用於股票投資,同樣也適用於貨幣配置。正如在股票或固定收益市場中一樣,多元化的貨幣配置能夠幫助投資組合抵禦意外風險並實現既定的投資目標。

我們之所以在當前討論這個問題,是因為我們發現即便是美國境外的客戶也持有過多的美元敞口。對於全球投資組合而言,這些敞口的規模遠遠超出了審慎配置的限度,尤其在美元未來存在貶值壓力的背景之下。

從美元的高估值、聯儲局降息(由此削弱了美元的利差優勢)以及聯儲局重啟資產負債表擴張等因素來看,支援美元走強的邏輯已開始弱化。在聯儲局為應對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衰退而採取行動之後,美國現已擁有傳統儲備貨幣中最低的實際政策利率。這意味着從通脹調整後的口徑來看,美國的隔夜利率甚至比歐元區、日本或瑞士等實行名義負利率的國家還低。

雖然作為避險資產的廣義美元在新冠肺炎危機達到頂峰、市場陷入動盪的時期走強並創下逾25年來的最高紀錄,但我們認為美元的短期上行勢頭將難以持續。

除了美元的高估值和當前收益率的下降以外,周期性風險正在趨於緩解,投資者的風險偏好獲得更多的提振,由此削弱了美元走強最後的支撐力量。我們認為隨着全球經濟的持續復甦和風險情緒的改善,美元未來存在進一步的貶值空間。

對於重倉超配美元敞口的投資者而言,美元的潛在貶值影響重大。美元未來的趨勢或由持續走強轉向持續走軟。在過去三個美元「周期」裡,廣義貿易加權美元指數在4-6年內的平均波動幅度大約為30%。如果廣義美元的估值向歷史均值回歸,美元可能會從當前水平貶值多達20%。

美元走势的周期性特徵

資料來源:彭博資訊。數據截至2020年6月18日。

如果美元步入持續走軟期,增加外匯敞口能夠幫助投資者抵禦美元購買力下降的風險,提高外國投資的回報率。

廣義貿易加權美元指數在2017年下跌7%,美元兌歐元的貶值幅度接近15%。這些波動為非美元投資帶來了重大的利好。2017年,以美元計價的MSCI所有國家(除美國外)股票指數跑贏標普500指數近500個基點。

對比更鮮明的是,以本幣計價的歐洲斯托克50指數在2017年僅上漲6%,而同期標普500指數的漲幅接近20%。但對於投資歐洲股指的美國客戶而言,美元兌歐元的貶值使得歐洲斯托克指數投資的實際回報要高於標普500指數。

摩根大通的長期資本市場假設為我們資產管理業務的策略資產配置奠定了重要的基礎。今年我們的長期資本市場假設預期美元將長期兌大多數主要貨幣走軟,每年的貶值幅度在0.5%-2%之間。具體而言,我們預期美元兌歐元將從目前水平貶值22%,兌英鎊和日圓將從目前水平貶值17%。

在各地區股市本幣預期回報率基本不變的情況下,美元的預期貶值可能是影響未來全球投資表現差異的主要因素,從而增加了國際市場對美元投資者的吸引力。

部分貨幣兌美元匯率的預期變動假設

資料來源:彭博資訊,摩根大通資產管理。截至2019年9月30日。

即期匯率報價採用市場慣例;年均變動幅度統一採用對美元匯率報價,數值為正代表對美元升值,反之亦然。


不論是出於貨幣多元化的審慎原則還是基於我們對美元未來走勢的判斷考慮,我們都建議客戶開始評估自己的貨幣配置是否真正符合自己的長期目標。
 

貨幣多元化的操作策略

投資者經常提出的一個問題是:「應當持有多少非美元配置為宜?」

這個問題的答案因人而異,但在摩根大通私人銀行,由我們的首席投資辦公室管理的平衡型投資組合(平衡型投資組合目前超配美股,略微低配非美國發達股市)大約持有65%-70%的無貨幣對沖美股敞口。

從長期來看,均衡配置美國和國際股票的全球投資組合能夠實現比純美股投資組合更高的風險調整後回報率和更低的波動率。換言之,即便對於美元投資者而言,我們認為其投資組合中的美元配置比例不應顯著超過70%。

與美元/非美元配置比例同樣重要的是,非美元敞口具體應當如何配置?

在實際操作中,最適宜的基準配置並非一成不變,而是取決於每位客戶的本國貨幣、戰略目標、投資組合和風險承受力。舉例而言,對於持有全球多元化投資組合、在歐洲置有房產且計劃投資倫敦公司的美元客戶而言,可採用大約70%美元、20%歐元和10%英鎊的戰略貨幣配置。

如果客戶同時還在澳大利亞設有公司或計劃在紐西蘭退休,則應當考慮將這些國家的貨幣納入其戰略基準。由於每位客戶的貨幣基準需要個性化和定制化的服務,我們建議通過以下方式與客戶溝通,幫助他們制定能夠適應其需求的貨幣配置策略。


您需要哪些貨幣來維持您的生活方式並實現您的長期目標?

您是否計劃送孩子去倫敦求學?您將需要為此準備一些英鎊。您是否居住在紐約,但同時也在歐洲持有房產、遊艇或其他資產?您將需要同時持有美元和歐元。您計劃在何處退休?我們需要確保您持有各種所需的貨幣以滿足您的長期目標,同時根據您的具體情況來確定每種貨幣的配置比例。

 
您目前已經配置了哪些貨幣?

請綜合考慮您的所有資產,不僅是在摩根大通持有的資產;根據您的長期規劃,您當前資產的貨幣配置是否與潛在負債的貨幣配置相互匹配?目前您的投資組合中有哪些資產?


有哪些貨幣基準可供考慮?

對於大多數美元客戶而言,他們的財富和長期目標僅需要配置為數不多的幾種貨幣,例如前文所述的70%美元、20%歐元和10%英鎊的貨幣基準。多元化的貨幣組合可能不適合僅持有美國敞口和負債的美國投資者。但如果是更多元化的配置,比如我們的首席投資辦公室所管理的投資組合,我們建議不妨向客戶推薦其他一些更多元化的策略貨幣基準,並且向客戶闡釋參照這些基準進行貨幣配置的理由。

  • 官方外匯儲備幣種結構(COFER)基準:考慮到全球儲備管理人與高淨值人士具有類似的投資期限和目標(流動性、安全性和回報率),採用央行儲備管理人的貨幣配置是許多客戶的一個合理的起步之選。
  • 股市基準:重點投資全球股票的客戶可考慮採用基於股票市值的貨幣基準。
  • 房地產市場基準:重點投資全球房地產的客戶適宜採用基於房地產的貨幣基準。
  • 國內生產總值(GDP)基準:預期將在中長期持有大額商品和服務資產的客戶可採用基於國內生產總值的貨幣基準,按照全球範圍的商品和服務產量對投資組合進行多元化的配置。

可供客戶考慮的貨幣基準

資料來源:Exante Data,2018年9月。

相對于以上這些基準,美元投資者通常會超配美元資產。我們建議客戶與自己的摩根大通代表進行深入的交流,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制定適宜的貨幣配置策略。

本系列文章的下期內容將着重討論我們如何協助客戶合理高效、有條不紊地參照選定的基準調整貨幣敞口,敬請關注。

 

指數及術語定義

MSCI所有國家(不包括美國)股票指數:包含23個發達市場國家(不包括美國)中的22個國家。該指數由987隻成份股組成,涵蓋每個國家經自由流通量調整後市值約85%。

美國聯儲局貿易加權實際廣義美元指數:亦稱為廣義指數,用於衡量美元相對於其他全球貨幣的價值。該指數乃貿易加權指數,旨在採納更多貨幣提升原有美元指數,每年重新調整權重。

歐洲斯托克50指數:歐洲斯托克50指數是歐元區內一項歐洲領先藍籌股指數,代表了歐元區內超級板塊領漲股中的藍籌股。該指數包含來自12個歐元區國家的 50隻股份。該指數已獲金融機構許可作為交易所買賣基金(ETF)、期貨期權及結構性產品等一系列投資產品的標的指數。

標準普爾500指數(標普500指數)是一隻由500隻個股組成的市值加權指數。該指數旨在通過代表所有主要行業板塊的500隻個股總市值變動來衡量當地整體經濟的表現。該指數編制時以1941-43年為基期,基數為10。

除非另有說明,所有的市場和經濟數據均截至2020年7月20日並且來源於摩根大通私人銀行。

本文件表述的意見、估計、投資策略及觀點構成外匯、大宗商品和利率組根據截至指定日期的市況做出的判斷,如有更改,恕不另行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