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知名投資組合經理分享了他們的看法。

在全球增長減速和各國央行調高政策利率的背景下,對於許多投資者來說,要成功攫取較高的可持續收益殊不容易。銀行存款和債券等傳統收益來源也許已經無法幫助投資者滿足實際的開支需要。與此同時,如果您只着眼投資於可帶來最高收益率的證券,或會迫使自己陷入容易遭受下行風險打擊的險境。

面對如此局勢,投資者如何才能提高收益回報?投資組合應當如何布局以創造收益來源?我們邀請了兩位知名投資組合經理-摩根大通多元資產投資方案團隊的Leon Goldfeld與專注於新興市場的投資公司Ashmore Group的Adrian Petreanu,一同探討了當前市場上的各種挑戰,並且分享了他們對於投資者如何應對市場變化的看法。


Goldfeld說道:「收益率曲線倒掛並不能確切預示着經濟衰退即將到來。摩根大通分析了美國申領失業救濟金人數、商業信心和ISM製造業數據等重要指標。我們的結論認為目前經濟陷入衰退的風險大約是30至40%——但是衰退並不是我們的基本預測。我們預期由美國推動的全球增長將保持在趨勢水平。」

Goldfeld指出:「經濟衰退通常是由結構失衡導致。」按照目前情況來看,他並未看到太多結構失衡現象。因此,即使經濟真的陷入衰退,也可能影響輕微。在奉行民粹主義的世界裡,政客們對社會混亂幾乎只有零容忍度。因此,他預期央行會非常迅速地應對任何衰退。與此同時,他認為央行不會為降低結構性風險敞口而付出代價。市場回調就是入市時機,因為跌勢不會持續一段很長時間。


關稅推升物價,持續影響企業和消費者的信心。然而,聯儲局下調利率降低了融資成本,有助提振投資者信心。因此,「投資者應當加強防禦性配置但不要過分規避風險,」Goldfeld表示。摩根大通多元資產投資方案團隊為此已經減少了股票敞口,同時增加了信用債、短期資產和現金的配置。

Adrian Petreanu說:「從樂觀的角度來看,貿易戰正在亞洲尤其是中國的高收益信用債市場創造不少投資機會。中國的高收益地產公司帶來了雙位數的收益率,有助市場保持穩定。」。面對貿易戰擔憂帶來的不利影響,中國投資者轉向本土消費。在中國,房地產一直是資產保值的重要手段,對支撐消費者信心至關重要。中國政府一直通過貨幣寬鬆政策和財政刺激來支持消費者支出。Petreanu相信隨着貿易戰有望得到解決,預期在未來一段較長時期內將會支撐中國房地產行業繼續增長。

從長遠角度來看,中國具備兩大因素推動房地產需求持續增長:

1) 財富積累 – 在中國以至亞洲,家庭普遍將財富投資於房地產並將之傳承下一代,這種傳統可謂由來已久。随着中國創造了大量財富,加上中國繼續限制資本外流,這些富裕家庭將會繼續投資於房地產。

2) 城鎮化 – 截至2018年底,中國只有59%的人口生活在城鎮地區。與發達國家的城鎮化率平均達到80%相比,這個數字相對很低。如果中國要在未來二十年達到發達國家的城鎮化水平,則需要增加20%的城市人口——此舉將會驅使城市房地產的需求增加。

「摩根大通將會降低投資組合風險,但不會百分百持有現金。」Goldfeld說道。有些收益來源仍然比現金更有吸引力。當現金和債券的收益率甚低時,多元資產收益策略有機會產生4-5%的收益。

摩根大通從不同地區、行業和資本結構獲得收益:

  • 收益率5.8%的優先股是一個相當有吸引力的投資機會;
  • 歐洲股票目前的收益率約為4.7%;
  • 若果以美元對沖,歐洲股票的收益率約合7.3%;
  • 歐洲的本幣高收益債券收益率約為3.3%,但若果以美元對沖,這類資產的收益率約達5.9%。

Petreanu建議投資於新興市場中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比率較低且增長率較高的國家。預期今年新興市場的經濟增速將會回升,發達市場的經濟增長將會放緩。此外,由於新興市場包含70多個不同國家,每個國家所處經濟周期中的時點也都各不相同,因而具備分散風險的好處,投資者可以從中挑選出風險狀況符合本身需要的國家。新興市場與發達市場之間的增長差距,與資本流向高度相關。當差距縮小時,資本就會離開新興市場。

「隨着增長差距從2019年初起收窄,Ashmore已經看到流向新興市場的資本有所增加。」Petreanu表示。


新興市場投資劇烈波動,可能有利於主動型管理策略。

2014年當俄羅斯入侵克里米亞後,美國政府對俄羅斯發行人實施制裁。市場預期違約情況將會增加。息差大幅擴大了1,000個基點,但俄羅斯公司改用本幣融資後成功擺脫違約危機,後來息差收窄了700個基點。

2015年,油價下跌對委內瑞拉和厄瓜多爾造成嚴重衝擊,債券慘遭拋售,但在隨後12個月相關策略產生了15-20%的正回報。

2019年夏季,環球市場對阿根廷政局的不確定性反應過度。雖然市場當前定價反映阿根廷出現違約的概率很高,但市場依然蘊藏着不少投資機會。由於季節性因素影響流動性降低,8月市場振幅通常高於其他月份,但到了9月流動性將會恢復正常,8月份出現的波動往往會逆轉。

雖然新興市場的債券違約率仍然處於歷史低位,但新興市場目前的高收益信用債利差相比2018年的高位還要高。Petreanu認為這是暫時性的定價錯配,預計進入第四季度利差將明顯收窄。他表明:「在這種背景下,將會給願意現在就將資金配置到新興市場的投資者創造了一個入場點。」


請聯繫您的摩根大通代表,以了解這些構想和觀點如何幫助你選擇適合自己需要的投資方案。

本文件僅供說明用途,不應詮釋為投資建議。投資涉及風險,並非所有投資構想均適合全部投資者,這些投資構想與存款不同,亦不可與之相比。本文件所提供的觀點及意見均為講者根據當前市場狀況而作出的判斷,可予不時更改。估計及預測不一定能夠實現。資產多元化不保證可帶來正回報或免招損失風險。正數收益不代表正數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