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處理政治熱情,靜觀局勢變化,對於財務規劃和投資決策,均不失為明智之舉。

作者: Jordan Sprechman
摩根大通私人銀行美國財富諮詢部主管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早已成為萬眾矚目的全球焦點。隨着選舉日漸行漸近,市場對大選的關注熱度勢將進一步升溫。全球目光業已聚焦於可能出現的選舉結果,面對新一屆國會或將修改所得稅和遺產稅法,投資者在個人財富規劃和投資方面應當採取哪些行動應對?

市場上可能存在不少誘因驅使您立即採取行動,尤其當您認為自己已經得知誰將贏得選舉寶座。不過,我們建議投資者暫時最好不要妄下判斷,必需把政治熱情與個人財務清楚分開。換言之,根據您的資產配置、現金流需求、流動資金需要和家庭狀況變化等長期目標採取行動,才是明智之舉。

下面是我們做出這一論斷的原因。

美國聯邦政府目前面臨政治分裂局面。共和黨人入主白宮,眾議院由民主黨人掌控,而在參議院共和黨人則佔大多數。

從歷史經驗可見,如果現任總統在11月大選中尋求連任,他們通常都會獲勝:自1912年以來,總統連任的機率為72%。然而,過去美國歷屆現任總統曾經輸掉五次大選,而且每一次都是在選舉日前兩年陷入經濟衰退。

在眾議院合共435個議席中,民主黨目前佔233席。眾議院每兩年舉行一次改選。民主黨必須在今年11月保住218個眾議院議席,才能維持對眾議院的控制權,由於現任議員享有諸多固有優勢,大多數觀察員認為他們將能成功爭取連任。

在國會100名參議員中,53名是共和黨人。參議員的任期為六年,在每一輪選舉周期中,大約有三分之一的參議院議席需要進行改選。今年,參議院需要改選的議席合共35個。雖然現任議員通常會受到青睞,但由於今年共和黨有23個議席面臨改選,市場普遍認為共和黨似乎難以再保住這麼多議席。如果民主黨能夠成功從共和黨手中「奪得」4個議席,就能重奪參議院的控制權。如果他們能夠入主白宮,甚至只需贏得3個議席,因為當參議院的票數持平時,就會由副總統投下決定性的一票。

顯而易見,如要贏得總統大選(以及隨之而來的參議院決定性表決權),首先必須贏得選舉人選票而非普選。正如2016年和2000年美國當時的選舉情況所見,贏得多數選民的支持並不一定就能當選總統。根據目前的民調顯示,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在其2016年險勝的關鍵州(包括亞利桑那州、佛羅里達州和密西根州)的支持率,落後於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約瑟夫.拜登,看來特朗普需要在這些州再次獲勝才能確保連任。

市場普遍認為,如果選舉產生另一個分裂的政府或統一的共和黨政府,收入和遺產稅制度將不會出現任何重大變化。然而,民主黨表示願意重新審視稅法,如果他們重奪白宮和國會控制權,他們可能會如此行事。

眼下的問題在於,這種潛在變化最快將會於何時出現以致對您造成影響?

我們認為,大選日不應將之視為財富規劃決策的最後期限,而應被視為發令槍。只有當下一屆新任政府班子塵埃落定,以及2021年的立法日程開始成形時,投資者才應該充分考慮財富規劃的應對措施。1

自從二戰結束以來,不管入主白宮誰屬,國會由哪一個黨派執掌,有一點始終永恆不變:股票市場的價值將會隨着時間的推移而增加。有些股票、板塊或投資風格在某些時期的表現,會比其他股票、板塊或投資風格更好,這主要取決於具體、往往是不可預測的因素,由此可見投資組合多元化至關重要。正因如此,我們認為,把握投資時機而非投機,才是確保投資組合保持長期健康穩定的關鍵。有鑑於此,我們建議客戶保持投資,不應受到包括選舉結果的特定事件影響。

誠然,投資組合的管理方式可能會隨着您在「人生路上經歷的每個重大階段」而改變,比如結婚、生兒育女、買房、搬家移民、計劃退休等等。儘管如此,推動投資方式發生根本性變化的動力,應該來自於內部而不是外來因素。回望過去,相對於為自己和家人實現財富保值、增長和有效管理而言,這些事件到了最後往往都會變得無足輕重。

簡而言之,我們眼下提供的最好建議就是不要受到這次選舉的情緒左右,以致據此做出任何關鍵規劃或投資決定。對於圍繞這次美國大選的激烈爭辯,保持觀望態度,靜待結果出台,並與摩根大通團隊保持緊密聯繫以便討論您的個人目標。

1 新任政府也許可以讓修改後的稅法具有追溯效力(最快可能在2021年1月1日執行),但實現這一目標存在重大障礙:國會直到2021年1月3日才宣誓就職。新總統要到1月20日才能正式上任。535名國會議員,無論分屬哪個黨派,都有他們希望通過的優先事項,而將法案轉化為法律的過程可能相當緩慢。在過去30年中,在新總統第一個任期的第一年,國會和白宮有四次全部由一個政黨所控制(1993年、2001年、2009年、2017年)。當中,沒有一年是在6月之前頒布稅收立法,只有1993年是在當年年初推出新稅率並使之生效——而且僅僅只是稅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