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一直在告訴我們他自始至終是個怎樣的人;我應該聽他的。千言萬語盡在一圖中。

誠然,關稅戰持續升級令人有點始料不及,畢竟我的考慮是基於關稅戰帶給美國企業、股市、反對關稅戰的共和黨參議員、特朗普最親密的幾位顧問以及總統2020年大選的政治雄心帶來的影響程度,豈料我們的總統願意冒上這一切風險,至少眼下如此。追溯到八十年代和2011年,特朗普曾經告訴世人,如果他是總統,他就會「對佔我們便宜的國家收取數千億美元關稅」,他首先會對中國徵收25%的關稅。特朗普一直在告訴我們他自始至終是個怎樣的人;我應該聽他的。

也許,中美兩國經過6月在日本舉行的20國集團峰會(G20)談判之後,有些關稅或會被降低,又或者會被國會否決;也許,聯儲局將會採取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如果發生這兩種情形其中一種,股市經歷了近期一輪下跌之後應會反彈幾個百分點。即使如此,在總統如此這般輕易地便願意違背市場傳統觀念的背景下,美國股市也不再值得17或18倍的市盈率了。按照我們目前最樂觀的預測「貿易戰終獲解決」而作出的前景展望,標準普爾500指數從目前水平直到年底將有7-9%的回報,而下行風險可能主要取決於總統將會發表的言論或採取的行動,另外還有來自科技行業的反壟斷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