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之毫釐, 謬以千里。降低風險不等於不承擔風險。您需要承擔多少風險, 全在於您的長期目標為何。一切源於您當初的投資目標。


股市在近期屢創新高之後劇烈震盪,您可有膽顫心驚?本輪經濟擴張周期持續多時,您可有感到焦慮擔憂?誠然,有這樣想法的豈止您一人。不少投資者都在猜想目前是否降低投資組合風險的時機。

可惜的是,這一問題沒有絕對的答案。無論如何,重點在於清晰地考慮風險。許多人聽到「降低風險」就認為他們必須退場觀望。然而,他們忘記了一個最基本的概念:「降低風險」並不等於「零風險」。

當我們與客戶會面時,我們主要圍繞三個重要概念開展討論:

  • 風險容忍度:承擔風險的意願
  • 風險承受能力:承擔風險的能力
  • 必要的風險水平:實現特定目標所需要的風險水平

投資者經常只關注風險容忍度。當市場上漲時,投資者傾向於承擔更多風險,當市場下跌時,投資者通常希望減少風險承擔。實際上,此舉措會導致我們高買低賣。

大多數目標都需要承擔一定的風險水平才有機會實現,但具體的風險水平是多少?首先,我們應該反思自己的財富目標;為了實現這些目標,我們需要付出多少資金?我們需要這些資金的時間跨度?最後,這些目標到底有多重要?是必須,還是可有可無?

從晚周期角度來看,我們針對三種不同情況下投資者的資金需要和風險水平開展深入分析。以一位27歲的女性為40年後的退休生活做好儲蓄準備為例。由於距離退休日子尚遠,她的風險「承受能力」相對很高。長遠而言,由於市場往往會上漲,因此她可以選擇全額投資而且毋需考慮降低其投資組合的風險水平。 

然而,對於一位62歲接近退休但全額投資的投資者來說,情況就不一樣了。他的風險承受能力要低得多,一旦退休,就要依靠他的投資收益維持生活所需。如果市場低迷引起股市下跌可能會造成切實的問題,因此關於降低風險水平的討論具有重大意義。他可能面臨的另一個挑戰是需要在不恰當的時機被迫賣出股票,也許是為了開支需要而籌集現金。當然,這也會造成納稅義務負擔!有鑑於此,也許值得考慮申請信用額度,使他可以在滿足流動資金需要的同時避免陷入這些困局。 

第三位投資者已經年屆80歲,資產淨值遠超他每年的正常開支所需,使他可以實現自己的財務目標。一方面,他有非常高的風險承受能力。但是,另一方面,他的必要風險水平很低——鑑於他的財務狀況,他其實並不「需要」承擔風險。因此,他的投資決策可能只取決於本身的風險容忍度或是他承擔風險的意願。

市場周期的高低起落,對其決策受制於行為偏差的投資者來說特別具破壞性。在這種情況下,預先設定買賣規則至關重要——而且確保定期與一位信任的協作人一起核查也會有所幫助。


當考慮風險容忍度、風險承受能力和必要風險水平時,緊記您可以針對投資組合的內部和外部決策來管理整體風險。在投資組合內部,您可以選擇增加某一特定類別資產或行業配置從而提高或降低您的風險敞口。在投資組合外部,您可以選擇通過改變生活習慣和方式來提高儲蓄金額以實現您的目標。

例如,您正在努力實現的目標是擁有充足的金錢維持您希望達到的退休生活方式。如果您有能力,您可以選擇多工作五年來增加您的現金流。這種在投資組合以外的決策有助提高您實現目標的機率,同時不必在投資組合內部承擔太多風險。

緊記我們管理的投資組合從一開始就是專門為管理風險而設計,多元分散投資於不同資產類別、行業或投資風格。我們常常鼓勵客戶將債券視為一種為保護股票配置而戴備的防護頭盔。

不過,資產配置並非一個靜態過程。我們與客戶一起根據市場周期的變化慎重仔細地調整風險敞口,尤其是我們所管理的多元資產投資組合。雖然我們一直遵循「指導原則」——為滿足客戶的目標進行恰當的資產配置,但我們在一定程度上也會調高或調低風險,務求可隨着本輪經濟周期的演變減緩市場波動造成的衝擊。

考慮風險水平總是知易行難。但是,思考降低風險是否適合於您和您的目標至關重要,尤其是在晚周期環境下,此外,如何恰當地管理並駕馭有關風險也是投資者需要思考的另一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