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歐美大多數國家仍在努力遏制新冠肺炎的擴散並考慮如何能逐步解除封鎖措施之時,亞洲已有不少經濟體成功控制住了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

當歐美大多數國家仍在努力遏制新冠肺炎的擴散並考慮如何能逐步解除封鎖措施之時,亞洲已有不少經濟體成功控制住了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

隨着東亞一些經濟體成功度過疫情最嚴重的階段,將這些經濟體的經驗作為世界其他地區的「試驗案例」也許是有幫助的。我們將聚焦中國大陸、韓國和台灣的例子,雖然這些地區在遏制新增病例方面各施各法,但不約而同地取得了相當的成效。而且更重要的是,這些地區採取的措施對經濟造成了不同的影響。中國大陸的經濟封鎖導致了較為嚴重的經濟衝擊,而韓國和台灣則通過不同的方式,受到的經濟影響相對較小。

需要明確的是,亞洲的新冠肺炎疫情遠未結束。例如,日本和新加坡近來新病例激增,以至於重新制定了社會疏離措施。一般來說,只要病毒在某個地方流行,它的影響就會波及全世界。但是,考慮到中國大陸和韓國已經放鬆部分採取的防控措施,以及香港和台灣最近新增病例增長速度緩慢,它們的經驗依然值得仍陷於疫情高峰期的國家借鑒。在這裡,我們將通過分析三個經濟體的例子來比較控制疫情的不同途徑。

中國:嚴格的人員流動限制與全面停工停產

作為第一個受新冠肺炎疫情衝擊的國家,中國並沒有封鎖邊境以防止疫情流入的選擇。因此,中國動員了迄今為止全球範圍內最嚴格的社會隔離措施。國內航班、鐵路和城際公路運輸大幅減少,並受到許多限制。即使在城市內部,社區和住宅區之間的人員流動也受到限制(程度不同,取決於某個社區是否有確診病例),出入各種區域均需要接受體溫檢查。所有非必要的商業活動都關閉了,大部分人口所在區域都鼓勵施行某種程度的居家令。

科技在防控疫情危機方面發揮了(並依然在繼續發揮着)重要作用。公共衛生部門利用2002-03年非典疫情(SARS)爆發時開發的系統,追蹤了全國8萬餘個確診病例中的幾乎每一個人,以繪製病毒傳播路徑。在更廣泛的範圍內,中國科技巨頭開發了健康二維碼系統,根據檢測結果、自我報告的旅行記錄、接觸史和症狀,市民可以獲得一個彩色二維碼。綠色代碼意味着此人可以自由行動,而黃色代碼和紅色代碼的人則需要分別進行居家隔離或前往隔離區隔離。進入許多公共設施和辦公大樓都需要提供這個二維碼,二維碼的顏色每天都會更新。

這些積極的措施使中國能夠迅速地把新增病例數字降低,並防止在湖北省以外的地區大規模爆發疫情,但這些措施也無可避免地帶來了巨大的社會和經濟代價。在封鎖隔離期間,總體經濟活動減少至正常活動的大約一半,導致官方公布的第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同比下降6.8%。失業率上升,小企業倒閉,整體商業活動陷入停滯。在回歸正常的道路上,中國逐漸能夠解除限制,允許人們復工和恢復日常活動,社交疏離仍然受到廣泛鼓勵,但從觀察到的許多景象來看,生活正在恢復正常。

不過,現在還是能夠感受到疫情的影響。由於失業率上升和收入減少,非必需消費一直疲軟。生產指標(尤其是鋼鐵)以及用電量等工業指標顯示,經濟已基本恢復正常,但滯後的消費阻礙了復蘇在更大範圍內實現。這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是由以下兩個因素造成的:一是在病毒仍在全球傳播的情況下,中國的邊境仍處於關閉狀態,而且由於擔心疫情致使國家實施第二輪封鎖措施,預防性儲蓄正在增加;二是極度疲弱的外部環境導致就業和收入反彈緩慢。到目前為止,大多數資料表明經濟活動大約處在正常範圍80%的水準。

中國的經驗告訴我們,全面的封鎖措施將造成嚴重的破壞,這並不令人意外,但卻遠不能保證實現大幅的反彈。對消費者信心和家庭收入的持續負面影響,以及因這種病毒仍在全球流行而令人們產生對第二波疫情的擔憂抑制了反彈。

韓國:較少的人員流動限制,但進行大範圍測試與追蹤

韓國的新冠肺炎病例激增始於2月18日。15天內,確診病例從31例激增至7,500例。然而,韓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KCDC)的快速反應使韓國在疫情爆發前就具備了足夠的檢測能力。韓國沒有採取封鎖措施,對人員流動和商業活動的限制非常有限,而是採用「追蹤、測試、治療」的策略來控制疫情。迄今為止,韓國對疫情的處理堪稱典範:大規模、無差別的檢測;創新的檢測模式,如設立路邊檢測站;利用科技準確地追蹤病毒攜帶者的接觸人員。這些措施使韓國得以在經濟損失最小的情況下抑制疫情爆發。韓國疾控中心的資料顯示,截至4月19日,韓國已對超過55.9萬人進行了檢測,是全球人均檢測數最多的國家。此外,透明的溝通也很重要,提供確診病例的準確具體行程資訊進一步減少了經濟損失 ——韓國幾乎沒有發生囤積生活用品的現象,在許多疫情較輕的社區,生活幾乎一如既往地正常。

到目前為止,這種策略被證明是有效的。新增感染病例在3月初開始趨平,此後一直保持平穩。雖然我們承認韓國是一個相對較小的國家,也有抗擊傳染病(如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非典)的經驗,但其在不付出巨大經濟代價情況下有效遏制疫情的經驗依然是值得借鑒的。快速應對、大範圍檢測和使用科技來追蹤接觸者,都將是韓國經驗中值得借鑒之處。

韓國的戰略值得關注,它可以作為一個以對經濟影響較小的方式應對疫情爆發的範本。最小限度的人員流動限制或強制性的封鎖使得韓國僅付出了有限的經濟代價。韓國第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較上一季度環比下降1.4%,但在阻擊疫情全面爆發的同時,仍然實現了同比增長。值得注意的是,儘管實體店零售額出現了意料之中的下滑,但電子商務的廣泛普及使得線上銷售彌補了這一下滑。工業生產、進口和商業信心都保持穩定。就業人數減少,但總體失業率保持穩定。政府的目標政策成功地避免了公眾的恐慌,並支撐了受影響較小地區 「正常的」經濟活動水平。相比之下,中國的消費大幅下降,甚至在沒有已知病例的地區也是如此。此外,這種政策是可持續的,因為只要新冠病毒構成威脅,就可以保持這種形式的社會疏離,而不必在未來出現一波又一波疫情高潮時反復開啟/關閉封鎖措施。當然,作為一個出口依賴型經濟體,韓國也無法免於受到在歐洲和美國發生的更大範圍的經濟放緩的影響。出口企業疲軟可能會在未來幾個月給經濟增長帶來巨大壓力。

台灣:及早應對以防止疫情大規模爆發

與韓國類似,台灣也僅實施了較低限度的人員流動限制,幾乎沒有企業停業,只是延長了學校的寒假,並加強了入境限制。台灣是一個有趣的例子,它不是在壓制疫情,而是在預防疫情。擁有2,300萬人口的台灣,其中還包括100萬在中國大陸工作的人口,截至4月19日只報告了460例確診病例和6例死亡病例。而且,其中絕大多數都是輸入病例。

現在普遍認為在第一時間快速採取措施是台灣成功有效預防疫情爆發的原因。台灣疾控中心(CDC)早在12月31日已就這一當時尚未確認的病毒聯絡中國大陸政府部門和世界衛生組織(WHO)。隨後便開始要求來自武漢航班的入境旅客和機組人員接受健康檢查。它還獲准向武漢派遣了兩名專家,並於1月15日宣布了人傳人的可能性。隨後建立了一個反應機制來監測所有在14天內到過武漢並出現可疑症狀的人。該機制在1月21日幫助追蹤了台灣的首例確診病例。隨後,台灣於1月25日實施了邊境管制,禁止來自中國大陸、香港和澳門的遊客入境。綜上所述,台灣的經驗表明,迅速及時的應對措施是預防疫情發生的關鍵

台灣的經驗表明,及早作出反應是防止疫情爆發的關鍵因素之一。不出所料,由於台灣沒有採取經濟停擺的措施,它在經濟上受到的影響較小。在某些方面,它實際上還受益於中國工廠停工時的生產轉移。不過與韓國類似,但由於全球需求低迷,未來幾個月台灣將面臨強勁的阻力。

前車可鑒

目前美國和歐洲許多國家採取的與中國大陸相似的全面封鎖措施,在控制疫情方面很可能是有效的,但不可避免地要付出巨大的經濟代價。然而,韓國和台灣的情況表明,不訴諸高破壞性的封鎖措施,疫情也有可能得到有效控制。下面圖表顯示了亞洲各經濟體的工業生產和進口增長,我們可以看到韓國和台灣遭受的經濟破壞遠沒有中國大陸嚴重。這對各國如何能夠限制經濟影響以及在解除限制後它們能夠以多快的速度反彈具有借鑒意義。

亞洲各地的經驗還表明,遏制疫情的關鍵在於及早應對、廣泛檢測和隔離,以及廣泛改變人們的行為,而不一定非要採取強制居家的措施。廣泛採用保持社交距離的做法——戴口罩、避開擁擠場所、講究衛生——已足以顯著減緩病毒的傳播,甚至在社區爆發疫情之後也能如此。此外,如果病毒繼續在全球蔓延,輸入性病例的風險仍然存在,這種政策是一種可持續的解決辦法。

在世界各國都在考慮如何重啟經濟之際,從亞洲的經驗中汲取教訓是很重要的。從本質上說,及早應對、鼓勵廣泛採取社交疏離的辦法、大規模檢測、積極地追蹤和隔離接觸者,以及採用追蹤傳播和實施隔離的技術解決方案,可以使各國在不訴諸全面封鎖措施的情況下遏制疫情爆發。

中國的哪些經驗適用於西方國家?

美國和歐洲的大部分國家都採取了中國所實施的嚴格社交疏離措施。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國的疫情爆發先於歐美國家近兩個月,是一個可對比的先例。儘管存在制度和文化的差異,中國採取的一些措施可能不可複製,但還是可以獲得一些普適的經驗教訓:

  • 強制性封鎖措施必然伴隨沉重的經濟代價:中國經濟受到了巨大打擊,許多行業的經濟活動同比下降30-50%,服務業和非必需消費品行業受到的衝擊最大。
  • 經濟重啟將是一個緩慢漸進的過程:在中國,服務業企業仍在探索如何在復工的同時將風險降到最低,並採取保持社交距離的措施。企業允許遠端辦公,只允許必要的出差,有可疑症狀的員工被要求居家隔離。中國職業籃球聯賽(CBA)的嘗試是一個有趣的案例,在研究如何重啟賽季時,CBA嘗試只在一兩個場館進行比賽,全面檢測所有球員、教練和裁判,並實行無球迷觀戰的空場比賽。不過,即使有這些預先措施,CBA還未能敲定恢復比賽的具體日期或流程。
  • 經濟復蘇將是不均衡的:自2月下旬,也就是新增病例數量達到高峰之後的10天左右,中國的政策制定者開始着手重啟經濟。我們發現工業生產的重啟是較為迅速的,但消費者支出顯著滯後,消費者的消費意願有限。
  • 通縮風險增加:疫情導致供應中斷和需求萎縮,對於食品等需求粘性較強的商品來說,起初其價格會由於運輸受阻而上漲。然而,中國接下來很可能面臨供應的大幅回升和需求的滯後,這可能會給價格帶來較大的下行壓力。這對全世界來說都很重要,因為中國的通脹情況與全球價格水準息息相關,且預示着發達國家一旦開始重啟經濟,也可能會面臨同樣的通縮風險。

在疫情仍在全球蔓延的情況下,早期的成功能否持續?

如果新冠病毒仍然在全世界迅速傳播,它將對已經成功遏制其「第一輪爆發」的國家產生什麼影響呢?這些國家有可能必須保持邊境封閉,並在採取社會疏離措施的狀態下運作直至病毒消失。

新冠病毒在新興市場的傳播將是未來的關注重點。不同於東亞及發達市場的感染率曲線逐漸平緩,大多數非東亞新興市場經濟體的新增病例速度仍高居不下。鑑於這些經濟體的衛生系統和治理能力往往較為脆弱,其能否成功控制疫情的風險也較高正在進行全面封鎖的印度是一個重要的例子,它能否扭轉感染率上升趨勢將有助於我們判斷發展中國家能否有效應對這場危機。

看起來似乎只要新冠病毒在某個地方成為問題,它就會對全世界產生連鎖反應。所以說,如果有一部分新興市場人口不能有效地控制疫情爆發,它可能會導致世界其他地區如中國、歐洲、美國繼續關閉邊境,繼而增加全球持續衰退的風險。另外,在這種情況下,出現第二輪(或第三輪)感染高峰的風險仍然存在,並可能對貨物和人員的全球流動產生極大的影響——甚至最先控制住疫情的國家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