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它的影響可能比非典型肺炎更嚴重

就在市場從貿易緊張情勢中冷靜下來,準備迎接宏觀經濟環境復甦帶來的漲勢時,新型冠狀病毒爆發帶來了貿易戰以來最大程度的不確定性。由於疫情和隔離對經濟的影響越發明顯,外界對中國乃至全球的經濟增長預測都在降低。

如果以史為鑑,類似的公共衛生危機往往只會產生短期影響;從中長期來看,市場和經濟主要是由經濟和商業周期推動的。不過,我們認為疫情對第一季的中國以至全球經濟將會有重大影響,而第二季的影響則視乎疫情將於何時受控。

儘管形勢仍不明朗,但我們建議投資者繼續着眼長期,關注具有長期增長前景的行業。

今年前兩個季度,中國經濟增長將面臨巨大壓力。預計中國的生產、零售消費和旅遊人數將大幅下降,整個亞洲的地區貿易、運輸和旅遊也將大幅下降。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簡稱非典型肺炎(SARS))[1] 時期可以作為了解目前疫情潛在影響的出發點,但值得注意的是,非典型肺炎時的許多主要因素與這次疫情不同,因此參考意義有限。兩者的主要差異包括:

  1. 應對措施的規模。目前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隔離規模更大,範圍更廣。當前疫情的經濟影響不僅僅是其嚴重程度的影響。這種反應和回應可能會產生比2003年產生更大的經濟影響。

    非典型肺炎期間學校停課,職工在家工作一個月,但交通仍在運行,全國除受影響地區外的大多數地方仍照常工作。

    然而現在不可同日而語。這是一場前所未有的隔離,經濟活動幾近停滯。目前的應對措施包括延長國家法定假日,關閉企業和金融市場,大城市已經停止運營公共交通,甚至連小村莊也不鼓勵家庭聚會。許多城市整體被隔離,不希望人們上街。這次的應對措施前所未見,對經濟活動造成的影響將遠大於非典型肺炎時期。
  2. 2003年與現在的中國經濟增長形勢。2003年,中國和大多數主要經濟體增長強勁。當時,中國剛剛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由於全球需求旺盛,中國的出口和生產都在迅速增長。這些情況意味着工業生產和固定資產投資基本上不受非典型肺炎影響。相比之下,如今的中國經濟正出現結構性放緩,呈現許多周期性疲態。
  3. 中國經濟結構。受衝擊最大的行業,即消費和服務,目前在中國經濟中所佔的份額比2003年大得多。自那以來,隨着中國重新平衡對出口和投資的依賴,中國更容易受國內需求放緩的影響,國內商品和服務消費的下降將對整體經濟產生更大的影響。

    此外,如今中國在全球經濟中所佔的份額要大得多。它是大宗商品和電子元件的重要進口國,也是許多經濟體的主要遊客來源。隨着中國與全球經濟的聯繫越來越緊密,中國經濟放緩對全球經濟的影響也會越來越大。

今年第一和第二季度,中國經濟增速將明顯放緩。今年官方公布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可能會低於5%,實際經濟增長很可能更低。從環比增長率來看,第一季國內生產總值可能萎縮,第二季也將面臨較大壓力。這將使第一季實際國內生產總值同比增長2.5%,而全年增長率遠低於5%。因此,這對中國和全球經濟的影響可能會比2003年更嚴重。

就亞洲區而言,泰國將因旅遊業而受影響最大,而馬來西亞受製造業供應鏈影響也很大。印度和印尼受到的影響較小,不過大宗商品價格的變化將對它們造成程度不同的衝擊。

也就是說,2003年非典型肺炎最顯著的特徵之一是它缺乏持久的影響。生產、貿易、投資、零售銷售、房地產活動,幾乎每一個宏觀變數都在當年夏季反彈到2002年底的趨勢線。2003年6月,亞洲各主要股市都高於2002年12月疫情爆發前的水平。

簡而言之,經濟活動在幾個月內大幅放緩,但在非典型肺炎疫情得到遏制後,經濟活動出現反彈。被抑制的需求和被推遲的生產確保了一旦形勢穩定就會出現強勁反彈。我們預計這一次會出現同樣的情況。一旦疫情得到控制,被抑制的需求可能會引發經濟活動的強勁反彈。但關鍵因素是來自疫情的威脅還會持續多久,以及當局會在多長時間內實施隔離措施。 


  1. 疫情的蔓延。無論是在中國國內還是對其他國家的影響。控制疫情需要多長時間?流行病學問題我們更願意留給防疫學家考慮,但從經濟、市場的角度來看,疫情是在區域內受到控制,還是爆發全球性影響,將決定它如何影響全球經濟。如果疫情在中國境內受到廣泛控制,其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將是有限的;然而,如果它演變成一場大流行病,全球多數經濟體的經濟活動受到限制,無疑其影響將會大得多,但影響時間仍較短暫。

    在中國國內,如果疫情得到控制,中國的正常旅行暫停時間相對較短,不太可能對整個商業周期產生太大影響,因為通常的假期季節性低迷已經開始。因此,未來幾周的關鍵問題是政府計劃將這些限制維持多久。答案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疫情的進展。
  2. 政策回應。中國已經宣布了一系列措施,包括注入流動性和財政支持,以減輕對經濟增長的影響。我們注意到,這些措施有助於抵銷對經濟增長的負面拖累,但考慮到債務水平處於高位,中國的政策空間比以前小得多。也就是說,可能需要新的刺激措施來幫助受創最嚴重行業的企業渡過這艱難的幾個月。在全球範圍內,中國和其他央行如何應對衝擊,尤其是在受到衝擊的經濟體,將是一個值得關注的關鍵要素。
  3. 生產中斷。與2003年相比,中國是規模更大的生產中心,延長的春節假期加上隔離措施,有可能會中斷全球供應鏈。汽車行業已經出現了這種情況,考慮到中國在全球電子產品供應鏈中的地位,除了通常的春節生產中斷外,進一步停產可能會產生重大影響。汽車配件和供應的中斷可能會使全球受到影響。

中國經濟增長將在上半年受創,但一旦疫情受到控制,中國經濟應會強勁反彈,對國內生產總值的影響有限。商業周期對增速的影響在中長期佔據主導地位,而此時全球的情況正在回暖。公司盈利數據良好;今年電子產品需求的升勢看來仍將持續;美元融資條件依然有利。採購經理指數(PMI)已處於低位,全球相對緊張的庫存正在鼓勵企業進行生產。其他跡象包括韓國出口改善,這是顯示貿易和製造業周期向好的一個領先指標。

在這種環境下,我們將繼續關注長期增長趨勢,尤其是科技和醫療行業。我們建議通過產生現金流的資產來獲得收益,並通過黃金等其他避險資產來增加多樣化。雖然中國和更廣泛的亞洲經濟可能會在短期內大幅放緩,但並非所有行業都將受到同等影響。

一些行業的盈利表現可能會更具彈性。在這種環境下,擁有全球業務敞口、或專注於遊戲或快遞等居家服務的亞洲科技公司可能面臨的波動性較小。同樣重要的是要把重點放在長期,並關注一旦疫情平息,經濟活動應將反彈的事實。

疫情的不確定性將強化世界各國央行的鴿派傾向,尤其是中國,一旦疫情得到控制,中國將準備大力支持經濟恢復。這將為政府國債、亞洲和中國部分高評級企業信貸提供支持。


1 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在2003年2月底被確認。世衛組織(WHO)在全球疫情警報和反應網絡的協助下協調了國際調查,並與受影響國家的衛生當局密切合作,根據需要提供流行病學、臨床和物流支持。資料來源:世界衛生組織https://www.who.int/csr/sars/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