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險資產成功從2018年底迅速收復大部分失地,這在很大程度上歸功於全球央行的策略轉向──聯儲局暫停進一步加息,歐洲央行也承諾今年不會加息,均對風險資產的表現帶來很大的提振作用。儘管如此,全球經濟增長不約而同地繼續放緩,通脹仍然維持低位。此外,收益率曲線更加出現倒掛,根據以往經驗,收益率曲線倒掛是衰退來臨的先兆。不論如何,我們已經從晚周期向末周期邁出了第一步。金融市場近期的表現不禁讓投資者反思一個問題:「經濟衰退會在未來12-18個月內發生嗎?」眼下我們的答案是否定的;但是最終結果難以預測。

描繪我們第二季展望的三大支柱:

支柱一。2018年10月,聯儲局向市場表示「距離中性利率還很遠」;轉眼到了2019年,聯儲局表示將會對加息保持「耐心」,並宣布停止縮減其資產負債表規模。這一突然轉向反映市場對全球經濟增長放緩,以及相信聯儲局可實現其2%通脹目標的能力有所擔憂。為了應對這些壓力並穩定通脹預期,聯儲局正在考慮確定平均通脹目標——這是一項迄今為止尚未被視為完全可信的制度變化。

利率。市場價格正在反映聯儲局將會降息,這與我們的看法不謀而合(但可能性也不是特別大)。因此,我們將2019年加息展望下調至0次(我們在2019年展望中預測的加息次數為2次),並且將我們對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展望下調至2.65%(我們在2019年展望中預測為3.15%)。重要的是,儘管過去六個月收益率大幅走低,我們仍然認為10年期國債收益率的結果分布傾向於下行。

美元。我們仍然預計美元將會回吐2018年錄得的部分漲幅,並且預期年底時美元指數(DXY)將小幅貶值至94.50。按貿易加權並扣除通脹因素衡量,美元已被高估(相比其10年平均水平高出12%)。從估值飆升至歷史高位和美國位處晚周期的形勢來看,美元進一步上漲的可能性不大。

黃金和石油。晚周期形勢可能會凸顯黃金作為安全港資產和投資組合多元化品種的傳統角色。從歷史上看,當12個月的遠期經濟衰退概率達到50%時,黃金的月均回報率約為1.5%。對於其他大宗商品,我們預計年內石油輸出國組織將會維持目前的減產目標,庫存繼續釋放,第二季和第三季市場仍將處於供不應求的狀態。我們預計2019年底西德克薩斯中質原油的油價將達到每桶65美元。

下一步?與您的顧問溝通以便了解您的固定收益投資組合的存續期/期限結構是否已經為晚周期/末周期做好了充分準備,並討論有關市政債券和優先股等可享有稅收優惠的投資。此外,還應諮詢您的顧問,了解黃金是否適合作為您的投資組合配置。

支柱二。在歐洲,歐元區可能會保持(甚至)更長時間的低利率環境。在最近一次會議上,面對增長放緩和長期低通脹等挑戰,歐洲央行啟用了其量化寬鬆政策工具包中僅剩的兩個策略:首先,德拉吉行長承諾目前的利率水平「至少持續到2019年底」(先前則為「至少持續到2019年夏季」);其次,他啟動了新一輪定向長期再融資操作(TLTRO),繼續向市場注入廉價流動性。

歐洲利率和歐元。儘管採取進一步量化寬鬆政策,但是歐洲央行仍然預測到2021年通脹率將持續低於設定的目標水平。由於歐洲與亞洲的貿易關係密切,歐洲經濟增長若要明顯好轉當然離不開中國更強大有力的刺激經濟舉措支持。到目前為止,我們認為中國的量化寬鬆措施力度不夠。我們相信歐洲央行,預計今年歐洲的利率政策不會發生變化,並將我們對10年期德國國債的預測(從我們2019年展望中的75個基點)下調到25個基點。歐洲央行至少推遲到2020年加息,這在一定程度上將會削弱了對歐元的支撐,因此最近我們將2019年年底的歐元兌美元匯率展望從1.18下調至1.16。

下一步?對於正在等待「更佳切入點」投資於歐元區固定收益市場的客戶來說,他們可能需要耐心等待一段時間了。無論如何,客戶需要加大利率風險、提高信用風險或尋找其他非傳統辦法來實現正收益。請與您的顧問討論有關歐洲的銀行債務、投資級信用債以及特定非核心信用債對於您的投資組合而言是否合適。

支柱三。我們繼續遵循我們2019年前景展望中的要訣:「保守投資,但擇機交易。」這個要訣的唯一目的是鼓勵保持開放心態。市場震盪導致超調,而超調則帶來機會。

下一步?與您的顧問討論有關特定短期、高收益和新興市場債券中存在的機會,我們預計這類投資即使在經濟低迷時也會保留本金。在典型的晚周期環境中,新發行債券市場處於開放狀態,而且債券在結算後的交易活躍——您可通過摩根大通龐大的銀團規模把握這些投資機會。

有關我們對利率的最新觀點, 請參閱下表:

資料來源:摩根大通私人銀行固定收益、外匯與大宗商品策略部,截至2019年3月29日。
固定收益投資: 從晚周期到末周期的三大支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