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不斷升級。環球市場情緒波動。推遲加徵關稅。下一步何去何從?中美關係可能陷入僵局。

中美貿易談判一波三折,局勢峰迴路轉,無論是基於經濟博弈論還是明智的政治分析都無法準確預測。市場的不可預測性正在給經濟前景帶來不確定性。市場猶如驚弓之鳥,幾乎對所有消息都過度反應。

近期中美貿易的緊張局勢進一步升級,兩國談判立場出現令人擔憂的變化。越來越明顯的是,中美雙方很可能無法在2020年底,即下一屆美國總統大選結束之前,達成協議。

最近發生的一系列事件破壞了中美雙方的信任。兩國在上海結束了本應具有建設性的貿易談判之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卻在8月1日突然宣布,將從9月1日起對剩餘的3,000億美元中國進口貨物徵收關稅。中國隨即以允許人民幣貶值來回應,而美國財政部進一步稱中國為匯率操縱國。

唯一樂觀的是:美國隨後做出了些許讓步。特朗普總統宣布,部分關稅的加徵將會推遲到聖誕節之後,這是自2018年初爆發貿易戰以來美國政府首次沒有按計劃如期加徵關稅。

從這些連鎖反應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市場的反覆波動以及越來越高的經濟衰退風險,明顯推動了美國推遲加徵關稅的決定。美國政府顯然既不想貿然冒險引致經濟陷入衰退,亦不願在大選來臨之前觸發市場大幅拋售。與此同時,華府也不想打壓國內的消費者支出——這是美國經濟中難得的亮點之一。長期以來,市場反應一直是影響美國談判立場的一個最關鍵因素。

以上種種導致了目前在張力中平衡的態勢。

美國加徵關稅的空間是有限的,這是局勢升級的上限,因為加徵關稅會推高消費品價格,引起選民不滿甚至進一步打擊美國的經濟前景。但局勢的底線也很清楚,中國為了挽回面子,加上美國大選後也許會出現新的領導班子,中方願意提供的讓步也很有限。

美國堅持要求中國大量購買美國商品、全面推行結構性改革以及建立有效的協議執行機制。但中國拒絕了這些要求,並着眼於達成一個更加平等的協議,包括合理的增加從美國的進口數量。

北京方面目前表現出了對談判的遲疑態度,似乎做好了等到2020年大選結束的準備。這意味着只有當美國願意做出讓步,並接受一個不那麼強勢的協議時,雙方才有可能達成共識。但這種可能性會有多大?

在美國,妥協派和強硬派之間正在展開一場激烈的爭論,爭論的焦點在於哪一種選擇更符合美國的利益:加深還是減少與中國的經濟融合?

  • 妥協派將中國視為商業機會的來源,他們大多希望以叫板中國來爭取更大程度的互惠,但不希望因此導致經濟衰退 。
  • 強硬派則將中國視為對立面和潛在威脅,認為美國應當減少與中國的經濟融合,即所謂「脫鉤」。

特朗普自己似乎是妥協派,對中國沒有任何意識形態上的看法。然而,華府中的強硬派似乎熱衷於推動可能的貿易制裁、出口限制和其他促使中美經濟脫鉤的政策,這使得貿易戰升級的手段本身獲得生命力,推行更強硬的條款內容,使中美雙方陷入更加難以達成共識的僵局。

目前不清楚哪個陣營將會勝出,這是談判者和分析師的共同困惑。

陷入僵局

美國大選之前最有可能發生的情況是:中美無法達成協議,但局勢也不會大幅升級。

已經加徵的關稅很可能不會減少,對特定行業和供應鏈會帶來持續壓力。但是,隨着生產商、採購商和消費者加以調整,負面影響最終會有所減弱。

貿易戰以僵局告終不是第一次了。事實上,過去大多數貿易戰都以「衝突僵持不下」告終或者持續多年,形成了關稅更高、永久性限制市場的新常態。

在當前這場中美貿易對決當中,我們將曠日持久的僵局作為我們當前的基本預測。

誠如我們先前討論的,談判僵局對經濟和市場的影響顯而易見,但是影響程度卻難以估算。徵收關稅會改變供應鏈、削弱信心乃至減少貿易。全球製造業將會繼續受壓,世界貿易增長將保持疲弱,市場不確定性將繼續拖累商業投資,預計波動性將一直持續。

然而,鑑於中美關係已經變得難以預測,我們無法排除意外的出現。中美雙方都認為自己佔了上風。美國政府認為自己可以給中國造成更大的經濟痛感。而另一邊,北京認為自己在政治上佔了優勢,因為中國沒有選舉周期的困擾。因此,儘管陷入僵局的可能性最大,緊張局勢繼續升級仍是真實存在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