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伊始,許多影響2019年投資布局的因素已逐步明確:2018年底的市場震盪令一些投資者猝不及防;全球央行正在收緊貨幣政策,大規模回收流動性;與此同時,政治風險逐漸升溫,貿易戰憂慮繼續發酵。在這些負面因素的衝擊下,大市將何去何從?

在最新一期的客戶電話會議上,摩根大通私人銀行亞洲投資策略部主管吳安瀾先生(Alex Wolf),亞洲固定收益、貨幣及大宗商品部主管施俊斌先生,以及亞洲股票策略師Dmitri Shneider先生共同探討了引發近期市場震盪的主要誘因、影響2019年投資布局的關鍵因素以及市場中蘊含的投資機會。

概要
 

  • 在政治風險和貿易戰陰雲的籠罩下,全球經濟增長正在放緩。
  • 市場目前反映的加息次數表明,投資者對聯儲局未來的加息能力仍持懷疑態度。
  • 美國市場仍可發掘投資機會,尤其是科技板塊。
  • 股票投資者可重點關注板塊內部的長期成長機會。
  • 中國有望在2019年迎來反彈,但更好的介入時點可能在第一季度末。
  • 固定收益投資者可優先考慮長期策略。

宏觀前景分析


我們認為2018年底市場波動是多種因素共同引起的結果。儘管中美貿易談判正在取得一些積極的進展,但未來幾個月許多投資者仍可能繼續採取觀望態度。受全球貿易下滑、政治風險持續發酵和全球流動性收緊等因素影響,全球經濟增長正在放緩。此外,央行逐漸退出刺激政策也是近期市場關注的焦點所在。

受假期影響,12月市場交投非常清淡。許多共同基金已在假期期間封賬。此外,被動拋售也是市場暴跌的一個重要推手。

美股回調,風險資產回報的吸引力提升


標普500指數已從高點回落15%,跌幅更一度深達20%1。在過去幾個月裡,我們一直對2019年抱持更加謹慎的態度。雖然我們對市場回調早有準備,但本次調整的幅度仍超出了我們的預期。經過近期回調後,美股的吸引力已有所提升,市場情緒已從短短數月前的樂觀轉向悲觀。

年底的低迷流動性在一定程度上加劇了市場波動,具體包括三方面的因素:1)美國投資者以避稅為目的賣出股票;2)許多能夠對市場發揮穩定作用的決策者正在放假;3)許多對沖基金已進入年底封賬期。

全球股市出現如此深度的回調並不常見,市場通常在經濟陷入衰退前6-12個月開始下跌。我們認為市場估值從高位回落20%提前反映了許多本應在2019年逐漸顯現的衰退憂慮。

經過本輪調整,我們預計2019年美股的回報率將達到6%-10%,但市場波動仍會非常劇烈。我們預計2019年美股的盈利增速將達到4-6%,2020年每股盈利增長或小幅為負。標普指數目前的市盈率已降至約14.5倍,低於均值水平,我們認為美股估值未來仍存在上升空間。

關注長期成長機會


在2019年的地區股票配置方面,我們依然看好美國。我們預計全球大多數主要市場有望在今年實現中高個位數的漲幅。美股方面,我們看好科技板塊的投資機會。科技板塊在2018年初曾面臨爭議和擁擠交易風險,但這些風險目前已基本消除。儘管經濟增長依然穩健,臉書、蘋果、亞馬遜、奈飛和谷歌以及整個科技板塊的股價近期普遍下跌。估值相對於增長目前已接近上個周期相對於標普500的估值水平。我們看好科技板塊在人工智能、大數據和機器人技術等長期發展趨勢下的可持續盈利能力。

亞洲投資機會


我們認為中國股市有望在2019年迎來反彈,但更好的介入時點可能在第一季度末出現,屆時經濟數據有望開始改善,政府或出台更多的刺激政策。市場波動仍將持續,尤其在中美貿易談判前景尚不明朗的情況下。中國是否願意做出讓步仍有待觀察。如果貿易爭端能夠得到解決,中國股市將有望迎來反彈。政策方面,中國政府可能採取基建投資、個人和企業減稅以及貨幣寬鬆等一系列經濟刺激措施。對於許多投資者而言,中國的電子商務、電動汽車和教育等新興主題具有很大的吸引力。今年第一季度將是一個重要的觀察視窗。

除了中國以外,印度也是一個頗具吸引力的投資選擇。在長期增長因素的驅動下,印度經濟已從短暫的打擊中有所恢復,印度股市亦展現出良好的防禦性。此外,印度股市還是一個受貿易戰升溫影響較小的投資標的。

固定收益與中性利率


固定收益資產目前面臨的最大挑戰是2020年衰退風險的上升。儘管美國經濟基本面依然強勁,但聯儲局已將2019年的預期加息次數下調為兩次,而目前債券市場僅反映了不到一次的加息預期2。這凸顯了債券市場與聯儲局在加息預期方面存在分歧。我們預計聯儲局將在2019年加息1至2次。

目前市場圍繞美國中性利率的合理水平仍然爭論不休。中性(自然)利率是指能夠使實際國內生產總值(GDP)保持趨勢增長、通脹維持穩定的利率水平。我們認為合理的中性利率應在2.75 -3%之間,與聯儲局之前的預期一致。3經過2018年12月的加息之後,聯邦基金利率目前已達到2.5%4並接近中性水平,意味着本輪加息周期即將見頂。

隨着利率逐漸接近中性水平,聯儲局未來的加息決策將更多地取決於經濟數據的表現,而不是基於聯儲局成員經濟預測的點陣圖。

增加長存續期配置


2018年是固定收益歷史上表現最差的年份之一,我們認為此類資產有望在2019年迎來轉機。但考慮到信用利差可能進一步走闊所帶來的不利影響,固定收益未來的回報率依然面臨挑戰。隨着收益率逐漸回歸正常水平,我們認為固定收益的長期投資價值有望逐步顯現。目前,美國高收益債券的收益率已回升至8%附近,投資級債券的收益率也已超過4.5%5。投資者可重點關注評級在BBB+以上的高質量投資級債券以及政府和機構債券。

匯率方面,我們預計美元將小幅貶值。在亞洲地區,考慮到中國政府可能將在未來一年裡採取降息和量化寬鬆等貨幣政策,我們認為人民幣仍面臨進一步的貶值壓力。

如需圍繞上述內容進一步討論或了解更多關於當前投資組合配置的建議,請聯繫您的摩根大通代表。

1 彭博。數據從2018年9月20日至2018年12月24日。數據截至2018年12月31日。
2 美國聯邦基金利率期貨、美國芝加哥期貨交易所。數據截至2018年12月31日。
3 摩根大通、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數據截至2018年12月31日。
4 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數據截至2018年12月31日。
5 摩根大通高收益債券指數、JULI。數據截至2018年12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