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海洋正飽嘗塑膠垃圾污染之苦,塑膠垃圾也同樣威脅着人們的健康。在摩根大通最近舉行的一個慈善論壇上,一位著名的環保人士提出了一些解決塑膠污染問題的有用建議。

在海中暢遊嬉戲時,許多人都曾經有過這種不快經歷——突然有東西繞住了腳踝,隨處可見塑膠垃圾碎片,或是在海上漂浮着的塑膠袋。塑膠污染一直被誤以為一個地方性問題。然而,眾所周知這是一場殃及全球的危機。

Plastic Oceans International的全球宣傳官Craig Leeson是一名沖浪者、潛水員和救生員,他一生中的大部分時間都與海洋相伴。作為澳大利亞一個令人引以自豪的新聞業家族的第四代傳人,Craig Leeson也擅長講故事。他的獲獎紀錄片《塑膠海洋》輾轉20多個拍攝地點,歷時逾四年之久。這部紀錄片深入探討了全球海洋塑膠垃圾污染問題日益嚴重造成的後果,以及塑膠垃圾對海洋生態系統和人類健康構成的影響。

在2019年摩根大通慈善論壇上,摩根大通慈善諮詢中心亞洲區主管Jean Sung與Leeson開展交流,進一步探討了這一問題所涉及的領域範圍。

1.

截至2018年9月,全球石油總儲量中的6%用於塑膠生產。考慮到化石燃料的重大地緣政治和環境污染後果,Leeson表示我們不應忽視塑膠這一根本問題。此外,燃燒塑膠會產生呋喃和二惡英這兩種危害最大的致癌物質。

「在人們焚燒塑膠的地方,我們往往會看到癌症病例激增,」Leeson說道。他的團隊特別關注太平洋島國吐瓦魯。

他說:「我們把吐瓦魯作為全球塑膠垃圾污染問題的一個縮影,因為地球與吐瓦魯一樣,是一個島嶼,我們沒有其他地方可逃,也沒有其他地方可以處理這些塑膠垃圾。」

2.

2010年全球約有800萬噸塑膠廢物流入海洋。2  河流是塑膠進入海洋的主要渠道。

Leeson指出:「我們眼下所見的只不過是冰山一角。」這座冰山正在對我們的自然環境系統產生巨大影響。

Lesson說道:「環流驅動着人類生存所需的所有維生系統,穩定天氣、分配氧氣、吸收二氧化碳並且運送我們在地球上消耗的動物蛋白的16%。」

3.

當如此大量的塑膠在海洋中被分解時,塑膠碎片會沿着海洋食物鏈進一步向下移動。隨着時間的推移,經過太陽紫外線的日曬、海浪作用和鹽份氧化,會將塑膠碎片分解成更加細小的碎片,叫做微塑膠。據Leeson指出,這些微塑膠表面凹凸不平,還會吸收工農業中的水性化學物質,從而變成「毒丸」。

Leeson的紀錄片是第一部展示浮游生物吞吃微塑膠的紀錄片,揭露這個問題在海洋食物鏈中有着非常深遠的禍害。

Leeson指出:「小魚吞噬浮游生物時,吸收了附生於浮游生物的所有塑膠碎片和毒素。然後大魚來了,生物體內積累的有害毒素從最細小的海洋生物開始,層層累積。」

生物體內積累的有害毒素指生物個體從周圍環境中吸收並累積某種化學物質的現象。由於塑膠附帶的毒素親油,當塑膠被海洋動物吞吃後,親油的毒素便會吸附到魚類脂肪組織,由此在海洋食物鏈上層層累積。

4. 吃的是魚還是塑膠

如果您經常吃魚,那麼實際上您每年都吸收了11.5萬片塑膠,即相當於每年吃進了12個塑膠袋,這一發現實在令人震驚。

Leeson說道:「海洋裡充斥着數之不盡的塑膠垃圾。然而,不僅僅是塑膠,還有塑膠上吸附着的有害毒素。」

這個殘酷的現實驅使Leeson鼓勵人們要求製造商提供質量更安全的塑膠。目前,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對塑膠、化妝品、紙張或矽酮中含有雌激素活性的化學品含量沒有任何規定。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早在15年前已經發現,92.6%的美國人體內含有塑膠。

Lesson表示:「過去十年裡,我們生產的塑膠比上一個世紀還要多。想像一下,如果今天開展一樣的研究,我們將會取得怎樣的結果。」

再看一看海洋野生動物吧。市場上有研究指出,96%的海鳥已經吞吃了塑膠,許多物種的生命正因塑膠垃圾而危在旦夕。

5. 清理全球海洋並非終極解決辦法。歸根結底,我們需要「從根源着手」   

雖然應對這場海洋危機的直接措施,是制定策略來大規模清理海洋中的塑膠,但Leeson認為目前不可能採取這一行動。

他說:「即使清理了海面上的塑膠垃圾,我們還是接觸不到海底下真正存在的塑膠,而且我們目前還不具備可實現海底清理的技術或能力。」

Leeson把當前的應對方案比作一個正在淹沒地板的漏水水龍頭。雖然我們可能會拿起拖把擦乾地板,但是真正需要做的是修理水龍頭。

Leeson指出:「我們需要從問題的根源着手,抵制一次性塑膠。我們需要全面審視目前固體廢物管理和基礎設施,並將之徹底解決。」

雖然中國、印尼、菲律賓、印度和越南等一些亞洲大國是造成海洋塑膠污染的罪魁禍首,但Leeson認為我們應該把注意力集中在海洋污染物的源頭上。

他說:「大部分包裝都是由美國、歐洲和澳大利亞製造。誰應真正負起責任呢?」

6.

「減少塑膠消耗其實很簡單,」Leeson說道, 「首先想想我們日常生活中經常使用一次性塑膠的來由。」

Leeson認為,我們需要改變一些日常生活中的習慣,比如在酒吧和餐館一般會使用吸管。然後,您可以從超市做起。如果您的水果和蔬菜沒必要使用塑膠包裝,Leeson鼓勵您可以在離開時把塑膠包裝還給收銀員。

令人遺憾的是,零售商還繼續使用塑膠,因為他們可以借此宣傳自己公司的品牌。

「因此,我們需要找到替代品,」 Leeson表示,「我們正在設計新的印刷方案,比如椰子和其他農產品上採用植物油墨。」

7.

一旦生產了塑膠,我們就要盡一切努力擴大它的使用範圍。塑膠瓶通常是由容易回收的聚對苯二甲酸乙二醇酯(PET)製成。不過,問題在於鮮有回收利用。

中國決定停止接收用作回收的廢物,對許多國家的制度造成了重大衝擊。Leeson看到了這次事件發展帶來的好處,因為人們目前更加關心較富裕國家的回收基礎設施和做法了。

「停止接收廢物回收,迫使每一個向中國棄置垃圾的國家必須正視自己所面對的困境,」他說道。

有幸的是,回收再用產生的經濟效益不容小覷。

Leeson指出:「從一開始把原始產品進行加工所需的費用,高於回收已經過加工的產品、然後將之加工製成預製塑膠顆粒中所需的核心組成部分。」

我們目前需要積極鼓勵並投資於從事回收業務的公司。Leeson是智利一家名為Comberplast的企業的擁躉,該企業由兩名同為「塑膠忠粉」的兄弟領導,他們圍繞自己的業務創建了循環經濟,收集消費後塑膠,生產預製塑膠顆粒,利用回收資源製造消費品。

「他們甚至可以回收利樂包裝,將其加工製成預製塑膠顆粒,然後製成皮划艇。以前大家都說不能回收那種產品。其實,任何東西也可以回收循環再用。」


8.

與智利兄弟經歷相似的故事還有很多。Leeson指出,我們需要大力鼓勵企業家提出解決方案。

「我們必須告訴企業家:看,如果我們支持您,您就可以賺錢;通過塑膠處理來賺錢是沒問題的,因為這正是我們解決問題的方式。」

「我們可以為他們提供補貼,並通過轉移化石燃料行業的補貼來實現。」

講故事的能力也適用於大企業。Leeson指出,擔心實施更具可持續性舉措會損害本身利潤的公司沒有從長遠角度思考。

「不要只看前期成本,應當着眼於後期成本」他說道。

如果企業建立了自己的綠色資質認證,成功從競爭對手當中脫穎而出,就可發揮積極影響。

「只要您的目光遠大,人們就會和您一起投入更多的資金。」

9.

雖然改變我們的日常生活模式和扶持新企業可發揮不少作用,但Leeson認為,影響立法是促成重大變革的關鍵。

「歐盟和世界各國都已開始禁止使用塑膠,」Leeson指出,「但是,他們正在對抗一個非常龐大的行業。」

能源公司預計運輸用油需求將會減少,因此他們正在投資新的化工廠以生產塑膠製品。

Leeson說:「我認為應該由我們來推動立法改革。」他也會通過針對性資訊與政治家交流和溝通。

「談到人類健康,各國政府就會開始關注您的行動。我從一個悲觀主義者變成了一個樂觀主義者。我認為我們可以解決塑膠垃圾污染問題。」

如欲了解更多有關摩根大通慈善論壇的討論內容,請聯繫您的摩根大通顧問。

 

 1 資料來源:Neufeld, L.、Stassen, F.、Sheppard, R.及 Gilman, T. (2016年)。《新塑膠經濟:重新思考塑膠的未來》。世界經濟論壇。可在以下網址獲取該報告: http://www3.weforum.org/docs/WEF_The_New_Plastics_Economy.pdf。 
 2 資料來源:Hannah Ritchie和Max Roser發表在Our World in Data的《塑膠污染》。數據截至2018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