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影響力投資者和慈善家而言,社會企業的五個核心要點

亞洲坐擁全球三分之一的財富,但同時也擁有全球三分之二的貧窮人口。亞洲是世界上年輕人口最多的地區,但在未來幾十年裡,亞洲也將成為老年人口最多的地區。社會企業能夠在應對這些人口變化、運用市場化的模式高效、可持續性地解決社會需求方面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

有明確的證據顯示,社會企業正在積極支持本地經濟的發展、為邊緣人群提供服務、為弱勢群體提供就業機會並填補公共服務缺口。然而,該行業的潛力尚未充分釋放:亞洲的影響力投資僅佔全球影響力投資總額的16%。

亞洲公益事業研究中心近期開展了一項針對亞洲社會企業及影響力投資行業的大規模調查研究。圍繞這些新的研究成果,摩根大通私人銀行亞洲慈善諮詢服務中心主管孫靜瑾女士與亞洲公益事業研究中心聯合創始人兼執行長Ruth Shapiro博士、聯合創始人兼董事會主席陳啟宗先生、研究總監Mehvesh Mumtaz Ahmed先生進行了深入的交流。我們從本次討論中總結了關於社會企業的五個核心要點,希望能夠為影響力投資者和慈善家提供一些啟發和思路。

 

1. 社會企業需要兼顧社會效益和財務回報

社會企業的本質是在社會公益中引入商業經營之道,旨在通過提供產品、服務或利潤分配來滿足社會或環境需求。與非營利機構不同的是,社會企業以營利方式來實現社會或環境目標。

Mehvesh Mumtaz Ahmed表示:「正如我們的一位創始人所說,利潤如同氧氣。我們需要氧氣才能生存,但不是為了氧氣而生存。社會企業需要兼顧社會目標和財務目標,兩者缺一不可。」

 

2. 社會企業不僅志存高遠,而且有利可圖

目前對社會企業的一個普遍誤解是,這些企業不是理想的財務投資標的,因為他們需要依賴外部融資維持經營,而且他們的社會目標會削弱自身的盈利能力。事實上,根據亞洲公益事業研究中心對584家亞洲社會企業的調查,有95%的被調查社會企業目前已經處於盈利狀態或者預計在短期內實現盈利,有半數企業尚處於發展初期就已實現盈利。

對社會企業的另一個誤解是,社會企業格局小,難有大的作為。事實上,有44%的被調查社會企業計劃擴大規模並開展跨國經營。Mehvesh Ahmad著重指出教育科技領域的社會企業增長迅速,這個領域的創新技術和服務通常能夠跨越地域和語言的障礙,容易複製和共用。

 

3. 社會企業是影響力投資的優良標的

影響力投資將商業投資與慈善公益相結合,旨在創造社會及/或環境效益的同時實現財務回報。對於慈善家和商業領袖而言,兼具社會價值和商業價值的社會企業是一種極具吸引力的投資選擇。

Ruth Shapiro博士建議從投資組合的角度來看待影響力投資。「這能夠使影響力投資者綜合考慮投資組合的社會和財務回報,在此基礎上根據自己的風險回報偏好和對回報的時間要求進行布局。」

孫靜瑾女士表示:「慈善與影響力投資的攜手合作能夠為亞洲社會企業擴大業務覆蓋和規模創造良好的條件。」

 

4. 瞭解社會企業所處的階段

捐贈資金是社會企業最重要的早期融資,為社會企業在接觸私募投資者之前的業務嘗試和估值提升提供了支撐。在社會企業逐步走向成熟的過程中,為他們提供持續、穩定的指導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這種指導越多元化,對社會企業的幫助就越大:他們不僅需要一般性的業務建議,還需要專業知識和技術方面的指導。

此外,個人和公司還可利用自身的技能為社會企業提供專業性的志願服務,例如會計、金融、簿記、甚至投資者推介建議。Ahmed說:「這個行業的人才極度緊缺。這主要是因為社會企業難以募集足夠的資金,很難招募到合適的人才。」

 

5. 社會企業在疫情期間貢獻卓著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社會企業充分發揮自身的獨特優勢,積極應對社會需求的快速變化。從印尼3D列印公司生產呼吸機配件,再到有機化妝品廠商轉向生產洗手液,這些充滿創意的公司在危急關頭發揮了快速、當地語系化的影響力。然而,儘管社會企業在抗疫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但近幾個月的捐贈規模急劇下滑。例如,自2020年初以來,香港非營利機構收到的捐贈數額已下降30%-70%。

Shapiro博士表示:「許多社會企業在抗疫前線為最脆弱的群體提供關懷照護、產品和服務。社會企業承擔了許多繁重的工作,目前需要比以往更多的支援。」他說:「新冠肺炎疫情將對經濟產生深遠的影響。非營利機構、社會企業、公司和個人應當齊心協力,共克時艱。我們需要創新思維、積極探索,為這些企業提供支持。」

陳啟宗先生深表贊同。他說:「在後疫情時代,世界各國將探索更可持續、更公平的發展道路。在此背景下,社會投資比以往更加重要。」

本文中包含的所有資料均來源於亞洲公益事業研究中心的報告《立業為善:實現亞洲社會企業的最大價值》(Business for Good: Maximizing the Value of Social Enterprises in 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