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飲料是一家年產約270億初級包裝的公司。在與我們的交流中,公司介紹了他們在減少垃圾和建立回收意識方面做出的努力。

責無旁貸的環保重任

身為年產約270億初級包裝的全球第六大裝瓶公司,太古飲料深知自己肩負着義不容辭的環保責任。

太古飲料的主營業務是在亞太區和美國西海岸生產可口可樂包裝瓶及其他一些飲品、茶、水和果汁,這些業務能夠對全球塑膠總量產生重大的影響。

William Davies是太古飲料的可持續發展總經理。兩年前,他攜手一些非政府組織,聯合多家公司共發起了『免「廢」暢飲』行動。

Davies說:「我們明白僅憑一己之力無法解決這個問題。這是我們發起這項行動的初衷。」

參與這項行動的有智囊組織思匯政策研究所、ADM Capital 基金會以及其他一些飲品生產商、零售商、協會、垃圾處理公司和一些極具影響力的高客流量公司(港鐵和香港國際機場)。該行動資助的首個項目是研究香港一次性飲品包裝垃圾的回收。

這個項目的目標是開啟與香港政府環保署的溝通,推動政府實施適當的法律和監管條例以確保PET生產者責任計劃得到高效、成功的執行。

Davies說:「我的工作主要側重於促進環境的可持續發展。」

「對我們而言,這項工作主要涉及到氣候、水和包裝。因此我的工作是有效制定我們的策略,然後協助我們的市場執行公司的策略。我們與這些市場主要是一種合作的關係,因為因地制宜通常是確保策略順利執行的關鍵。」

的確,回收制度的優劣取決於地方政府的能力和意願。

令人意外(痛心)的是,香港絕大多數的廢棄飲料瓶都被送到垃圾填埋場。 

Davies說:「當消費者喝完飲料之後,廢棄飲料瓶就會進入由不同相關主體控制的場所。」

這些相關主體包括工作場所、專業回收機構和政府各級部門。

雖然香港到處都是垃圾分類回收箱,但Davies表示整個回收制度缺乏公信力。

「我們需要提高整個回收制度的透明度,從而讓人們知道有一個保管鏈來對不同類別的垃圾進行處理。」

那麼,應當如何推動改變?

『免「廢」暢飲』行動的組織者將與政府合作,大力宣傳如何處理塑膠垃圾、如何提高材料回收率等方面的資訊。

除此以外,Will Davies認為還可以參考其他地區的成功經驗。

他說:「台灣是垃圾回收業界的楷模。」他指出,台灣的塑膠PET回收率據估計高達90%。

台灣建立了一套面向本地區所有家庭和工作場所的法定垃圾回收制度。該制度由政府牽頭並實施,建立在「生產者延伸責任」的基礎之上。

實際上,如果消費者不能將垃圾放入正確的回收箱內,垃圾將無法得到回收。

那麼,還有哪些值得參考的經驗?

 Davies提到了瓶罐回收項目「Return-it」,此外挪威的押金瓶制度「Infinitum」亦有可取之處。

他說:「這些制度都具有很高的透明度和極高的回收率。另外,這兩家回收機構還在擴建回收設施—這些設施通常由合作夥伴建設,從而建立起垃圾回收的保管鏈並向人們清晰地展示消費後的垃圾如何被收集和再利用(回收)。以PET為例,這些垃圾會被處理成食品級碎片或顆粒,然後再製成預製件並吹塑成瓶。」

在香港,太古飲料已攜手碧瑤和歐綠保集團在屯門環保園建設一座PET及HDPE塑膠回收處理設施。Davies認為這充分體現了公司對「生產者延伸責任」的切實履行。預計於今年年底開業(取決於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情況)的塑新生有限公司將提供參觀場地,以此鼓勵更多的人瞭解消費後的垃圾如何被收集和回收。

本檔不應被視為投資建議、研究報告或摩根大通的投資研究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