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对财富的观念深深影响着我们的储蓄、消费和投资行为。
  • 虽然我们难以改变一些根深蒂固的行为模式,但是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的行为和目标调整财务计划。
  • 规划自己的财务人生;重新评估自己以往的行为习惯,确保符合自己的价值观。
  • 先易后难,循序渐进,不急于求成、好高骛远。

您是否曾经过度消费,储蓄不足?您是否曾经做出不智的资产出售决定或其他不符合自身最大利益的决策?

上述问题并非个别现象。

我们难以预见未来的长远目标或长期投资积少成多的复合增长(请参阅下图),而且经常在投资方面过于保守和拘谨而错失良机。

我们当前的储蓄、消费和投资模式也会受到我们的人生经历影响。曾经目睹父母经历两次熊市的年轻人可能会对股票投资缺乏信心。有些家境贫寒的人可能会有一种追求过度消费的补偿心理,但也有一些人表现得极度节俭。

虽然我们难以改变一些根深蒂固的行为模式,但我们可以了解和管理这些行为模式,并在此基础上制定自己的财务计划。我们应先冷静思考自己在财富方面的价值观。我们的行为是否符合这些价值观?是否有助于我们实现自己的目标?如果不是,我们只需做出一些细微的调整就能带来重大的改变。

举个例子,在下列情景分析中,客户A由25-35岁的十年里每月储蓄400美元,每年赚取6%。客户B在35岁后才开始储蓄,直至30年后即65岁时其总存款方能够与客户A的存款金额相同。

复利发挥的威力

线图显示两位存户在40年里的储蓄路线图。尽管他们最后获得的存款金额相同,但较迟展开储蓄计划的存户,却用了差不多两倍的时间才能赶上较早开始储蓄计划的存户。

  1. 自行规划财务人生。很多人从未想过自己长期形成的财务习惯是否得宜。我们先估算自己用于消费、赠与、储蓄和投资的收入比例,然后评估这种分配方式是否符合自己的目标并对此做出相应的调整。
  2. 重构财务决策。从本质上而言,重构就是换个角度看问题—「还有半杯水」还是「只剩半杯水」?举例来说,与其抱怨无法购买最新款的电子设备,不如想想省下的钱能够做些什么。或者,将股市下跌视为逢低买入的机会而不是恐慌卖出的理由。
  3. 根据目标调整具体的行为和投资。如何面对20%的投资损失?如果这笔投资计划用于30年后的退休生活,我们就能够冷静耐心地等待市场回升。但如果这笔资金将用于支付三个月后的房款首付,我们就可能做出截然不同的情绪化反应。不论我们设定的目标如何,重点是我们应坚持自己的方向。
  4. 寻找值得信任的合作伙伴。配偶、父母、子女和财务顾问都可成为我们的合作伙伴,只要他们具有独立的思维、愿意挑战我们的观点并帮助我们在顺境和逆境中坚定信念。
  5. 先易后难,循序渐进。不要从一开始就将目标定得过高,比如攒够购房全款、大学学费或退休资金。不妨从偿还信用卡欠款或将更多的钱存入个人退休账户做起。储蓄意识较弱的人可考虑将部分工资自动存入公司退休计划或每月定期将资金从支票账户转至储蓄账户。

 

再看看另一个例子:

风险与回报比较

上图显示的两种情景分析虽然情况相似但结果却截然不同。

不少研究反映出,我们在大多数情况下会选择结果较为肯定的选项,即使所得回报相比另一个包含多个不同结果的选项较低。当可能出现的结果越多,人类的避险意识便会随之增加。1

  • 损失厌恶。我们在面对同样数量的收益和损失时,认为损失更加令我们难以忍受。为了避免这种痛苦,我们可能会在投资时过于保守或在市场下跌时恐慌抛售,从而失去获取长期回报、实现财富增值和人生目标的机会。
  • 风险厌恶。简言之,我们不喜欢不确定性。即使未知的事物可能带来更大的收益,我们通常也会选择已知的事物。正因如此,许多劳动者宁愿继续从事熟悉但缺乏成就感的工作,也不愿更换职业或自己创业。
  • 惰性。我们更愿意保持现状,因为尝试新的事物可能会带来令人痛苦的损失或令人恐惧的不确定性。例如,我们会因为不愿扣减工资而放弃雇主在401(k)计划下的匹配退休金缴费。
  • 过度自信。对自己的财务状况过度自信的人可能会过度消费而缺乏储蓄。同样,相信自己能够通过频繁交易精准进场点、「战胜市场」的投资者通常也会落得相反的结果。
  • 自信不足。只有十分之一的退休人士会放心使用自己的退休储蓄,这通常是因为他们对自己财富的持续性缺乏信心。我们将此称为「生活方式风险」,即无法享受自己可负担的、通过努力工作赢得的理想生活。
  • 从众心理。为什么我们会追涨杀跌、攀比购物?这是因为人类普遍存在一种不顾个人情况差异、盲目追随大众的心理。

从三个简单的步骤入手:

  1. 明确自己的首要目标并以书面形式清晰地表达出来。可以先问一问自己:我希望自己的财富发挥怎样的作用?
  2. 与他人共同探讨自己的目标并请对方也写下他们的目标。思考您们能够通过哪些方式相互帮助,共同实现这些目标。
  3. 从小事做起,逐步向目标迈进。


寻求我们的专业建议。
请与您的摩根大通专业团队联系,我们会围绕您的独特需求和行为模式开展目标为本的分析。

1 Zeng, J., Wang, Y., Zeng, J. 等人。《预测损失厌恶行为倾向》(Predicting the behavioural tendency of loss aversion)。Sci Rep 9, 5024 (201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