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不能。这只是一份关于大豆的协议。

新一轮中美高层会谈在连续几日的峰回路转中结束,中国同意购买数十亿美元的农产品,承诺不会故意贬值人民币以取得竞争优势;美国取消即将实施的关税上调计划,并取消一些贸易制裁;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刘鹤副总理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握手,停战协议达成。

听起来有些似曾相识?

没错,因为这并不是第一次停战了。如果读者们留意事件的发展,这是贸易战开始以来的第三次停战。第一次是在今年1月,双方商定了为期90天的「暂停加征关税」期限,然后于今年4月谈判破裂后再起冲突;第二次是在今年6月,在20国集团峰会(G20)「习特会」之后再次停战,但仅仅20天后谈判就再次破裂。问题在于,这一次会与之前不同吗?

这份「迷你协议」受到了市场的热烈欢迎,然而细读下来便会发现,双方都并未做出实质性的让步。美国仅仅取消了还未实施的关税上调计划,所有已实施的关税依然存在。最大的成果大概是中国同意每年购买400-500亿美元的农产品—— 表面上看这是美方的胜利,实际上,可能仅仅是因为中国正好需要进口大量的大豆。对中国来说这也许是一笔精明的交易,既要满足对美国大豆的进口需求,却又不愿被视为「认输」,于是签订一份「迷你协议」成为了最好的解决方式。实际上,这份协议主要是由双方的经济因素推动的:中国正好存在大豆需求,而美国也不愿未来过高的关税损害其消费者。虽然经济因素也可能在未来推动一份更全面的协议,但也要看到,「第一阶段」之后的议题更加来源于双方的结构性冲突。因此,我们的观点是:这份协议仅仅是一个短期安排,并未向实质性解决问题迈进

让我们来解释一下:由于国内的大豆产量远无法满足需求, 中国每年需要进口大约400亿美元的大豆作为动物饲料。美国、巴西和阿根廷是全球最大的大豆生产国,中国从这三个国家的大豆进口量占进口总量的接近100%,占中国大豆消费总量的84%。不过,大豆是具有固定的季节性收获周期的农产品,因此每年大约从10月至4月,中国需要从北半球(美国)进口大豆,而4月至10月从南半球(巴西和阿根廷)进口大豆,来自南北半球的供给共同满足中国的全年大豆需求(请参阅图1)。

图1:中国从主要贸易伙伴国的大豆进口情况(一)

资料来源:中国海关,数据截至2019年9月30日。
图表显示2009年至2019年期间,中国每月输入来自阿根廷、美国和巴西等主要贸易伙伴的大豆进口情况。
这样的进口模式使得美国在北半球供货的季节几乎能够垄断供给,中国几乎是必须从美国农民手中购买大豆。然而,中国对美大豆加征的关税使得养殖户无法负担美国大豆的价格,2018/2019年的购买量与2016/2017年相比减少了86%(请参阅图2)。为了填补这个缺口,中国加大了从巴西的购买量,且幸运的是,巴西大豆去年迎来了破纪录的大丰收,成功填补了这部分缺口。

图2:中国从主要贸易伙伴国的大豆进口情况(二)

资料来源:中国海关,数据截至2019年9月30日。
棒形图表显示2009年至2019年期间,中国每年输入来自阿根廷、美国和巴西等主要贸易伙伴的大豆进口情况。
然而即便迎来了大丰收,巴西的大豆库存目前也已消耗殆尽,而距离下一次收获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此外,使中国顺利过渡贸易战的2017/2018年大丰收过后,今年的巴西产量因为干旱问题并不乐观。眼下,美国大豆进入主要供应季节,加上全球库存不断减少,留给中国的选择余地也在减小——从美国购买几乎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雪上加霜的是,非洲猪瘟的爆发使得中国的猪肉价格一路飙升。猪肉是中国人饮食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居民消费支出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消费物价指数也随之升高,而高通胀使得央行降息及其他经济刺激措施难以推行。由于大豆是猪饲料的主要成分,高关税(对美大豆加征关税是中方反制措施之一)导致的高价美国大豆可能会进一步推高猪肉价格。因此,中国目前只能从美国进口大豆,而为了不推高猪肉价格,中国需要价格便宜的大豆。

图3:消费者物价水平上涨,生产者物价水平下跌导致居民和企业同时承压

资料来源: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截至2019年9月30日。
线形图显示2009年至2019年期间,中国消费物价和生产物价情况。

  • 进口美国大豆,同时继续打贸易战。如果保留反制关税,中国农民将被迫以更高的价格购买大豆(或者中央代他们购买)。如果是前者,这将进一步推高猪肉价格。
  • 单方面取消大豆关税或允许豁免。农民得以按市场价格购买大豆,但因为取消了最具威胁性的反制关税,相当于在贸易战中「认输」,从美方也交换不到任何好处。
  • 协商「休战」。中国谈判团队重启贸易谈判,抛出一个高得令人难以置信的进口数字,说服美方降低对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据此,中国再降低大豆关税,这样不会让人认为是作出让步或认输,而是在「第一阶段协议」中一个以礼还礼的举措。

显然,我们已经看到了中方的选择:反正无论如何都要进口美国大豆,不如利用购买大豆作为筹码,交换美方在关税上的让步,这样既能取消关税稳定大豆价格,又为中国出口商争取了利益。这次休战的时机也并非巧合——正好是在开始依赖美国进口的10月,中国可以通过一次性购买大量美国大豆来满足国内需求,也为等待巴西大豆供给争取时间。从这个角度看,中方此举可谓是一个精明的策略。

我们坚持一贯的观点:贸易战仍将保持僵局,即既不会进一步升级,也难以达成大幅降低关税的协议。此次停战的背后,是中国对美大豆进口的需求,再加上特朗普亦不希望征收会直接损害美国消费者的关税的共同作用。因此,此次停战可被视为一个既不损失谈判筹码,又能大量购买平价大豆的短期操作。停战协议,或「第一阶段」协议除了意味着加征关税计划的推迟,以及中国购买更多美国农产品以外,也许并无任何长期影响。也就是说,贸易僵局将会继续。

因此,我们认为「第一阶段」协议不会对中美达成实质性的全面协议有太大帮助。虽然来自经济增长的压力依然使双方有达成协议的意愿,但两国的整体经济利益是对立而并非一致的。未来的贸易形势难以预料,但我们认为有一点可以肯定,即两国间的紧张关系正在无可避免地加剧。随着「中美经济脱钩」倾向越发明显,市场波动性也会不断加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