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知名投资组合经理分享了他们的看法。

在全球增长减速和各国央行调高政策利率的背景下,对于许多投资者来说,要成功攫取较高的可持续收益殊不容易。银行存款和债券等传统收益来源也许已经无法帮助投资者满足实际的开支需要。与此同时,如果您只着眼投资于可带来最高收益率的证券,或会迫使自己陷入容易遭受下行风险打击的险境。

面对如此局势,投资者如何才能提高收益回报?投资组合应当如何布局以创造收益来源?我们邀请了两位知名投资组合经理-摩根大通多元资产投资方案团队的Leon Goldfeld与专注于新兴市场的投资公司Ashmore Group的Adrian Petreanu,一同探讨了当前市场上的各种挑战,并且分享了他们对于投资者如何应对市场变化的看法。


Goldfeld说道:「收益率曲线倒挂并不能确切预示着经济衰退即将到来。摩根大通分析了美国申领失业救济金人数、商业信心和ISM制造业数据等重要指标。我们的结论认为目前经济陷入衰退的风险大约是30至40%——但是衰退并不是我们的基本预测。我们预期由美国推动的全球增长将保持在趋势水平。」

Goldfeld指出:「经济衰退通常是由结构失衡导致。」按照目前情况来看,他并未看到太多结构失衡现象。因此,即使经济真的陷入衰退,也可能影响轻微。在奉行民粹主义的世界里,政客们对社会混乱几乎只有零容忍度。因此,他预期央行会非常迅速地应对任何衰退。与此同时,他相信央行不会为降低结构性风险敞口而付出代价。市场回调就是入市时机,因为跌势不会持续一段很长时间。


关税推升物价,持续影响企业和消费者的信心。然而,美联储下调利率降低了融资成本,有助提振投资者信心。因此,「投资者应当加强防御性配置但不要过分规避风险,」Goldfeld表示。摩根大通多元资产投资方案团队为此已经减少了股票敞口,同时增加了信用债、短期资产和现金的配置。

Adrian Petreanu说:「从乐观的角度来看,贸易战正在亚洲尤其是中国的高收益信用债市场创造不少投资机会。中国的高收益地产公司带来了双位数的收益率,有助市场保持稳定。」。面对贸易战担忧带来的不利影响,中国投资者转向本土消费。在中国,房地产一直是资产保值的重要手段,对支撑消费者信心至关重要。中国政府一直通过货币宽松政策和财政刺激来支持消费者支出。Petreanu相信随着贸易战有望得到解决,预期在未来一段较长时期内将会支撑中国房地产行业继续增长。

从长远角度来看,中国具备两大因素推动房地产需求持续增长:

1) 财富积累 – 在中国以至亚洲,家庭普遍将财富投资于房地产并将之传承下一代,这种传统可谓由来已久。随着中国创造了大量财富,加上中国继续限制资本外流,这些富裕家庭将会继续投资于房地产。

2) 城镇化 – 截至2018年底,中国只有59%的人口生活在城镇地区。与发达国家的城镇化率平均达到80%相比,这个数字相对很低。如果中国要在未来二十年达到发达国家的城镇化水平,则需要增加20%的城市人口——此举将会驱使城市房地产的需求增加。

「摩根大通将会降低投资组合风险,但不会百分百持有现金。」Goldfeld说道。有些收益来源仍然比现金更有吸引力。当现金和债券的收益率甚低时,多元资产收益策略有机会产生4-5%的收益。

摩根大通从不同地区、行业和资本结构获得收益:

  • 收益率5.8%的优先股是一个相当有吸引力的投资机会;
  • 欧洲股票目前的收益率约为4.7%;
  • 若果以美元对冲,欧洲股票的收益率约合7.3%;
  • 欧洲的本币高收益债券收益率约为3.3%,但若果以美元对冲,这类资产的收益率约达5.9%。

Petreanu建议投资于新兴市场中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比率较低且增长率较高的国家。预期今年新兴市场的经济增速将会回升,发达市场的经济增长将会放缓。此外,由于新兴市场包含70多个不同国家,每个国家所处经济周期中的时点也都各不相同,因而具备分散风险的好处,投资者可以从中挑选出风险状况符合本身需要的国家。新兴市场与发达市场之间的增长差距,与资本流向高度相关。当差距缩小时,资本就会离开新兴市场。

「随着增长差距从2019年初起收窄,Ashmore已经看到流向新兴市场的资本有所增加。」Petreanu表示。


新兴市场投资剧烈波动,可能有利于主动型管理策略。

2014年当俄罗斯入侵克里米亚后,美国政府对俄罗斯发行人实施制裁。市场预期违约情况将会增加。息差大幅扩大了1,000个基点,但俄罗斯公司改用本币融资后成功摆脱违约危机,后来息差收窄了700个基点。

2015年,油价下跌对委内瑞拉和厄瓜多尔造成严重冲击,债券惨遭抛售,但在随后12个月相关策略产生了15-20%的正回报。

2019年夏季,环球市场对阿根廷政局的不确定性反应过度。虽然市场当前定价反映阿根廷出现违约的概率很高,但市场依然蕴藏着不少投资机会。由于季节性因素影响流动性降低,8月市场振幅通常高于其他月份,但到了9月流动性将会恢复正常,8月份出现的波动往往会逆转。

虽然新兴市场的债券违约率仍然处于历史低位,但新兴市场目前的高收益信用债利差相比2018年的高位还要高。Petreanu认为这是暂时性的定价错配,预计进入第四季度利差将明显收窄。他表明:「在这种背景下,将会给愿意现在就将资金配置到新兴市场的投资者创造了一个入场点。」


请联系您的摩根大通代表,以了解这些构想和观点如何帮助你选择适合自己需要的投资方案。

本文件仅供说明用途,不应诠释为投资建议。投资涉及风险,并非所有投资构想均适合全部投资者,这些投资构想与存款不同,亦不可与之相比。本文件所提供的观点及意见均为讲者根据当前市场状况而作出的判断,可予不时更改。估计及预测不一定能够实现。资产多元化不保证可带来正回报或免招损失风险。正数收益不代表正数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