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处理政治热情,静观局势变化,对于财务规划和投资决策,均不失为明智之举。

作者: Jordan Sprechman
摩根大通私人银行美国财富咨询部主管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早已成为万众瞩目的全球焦点。随着选举日渐行渐近,市场对大选的关注热度势将进一步升温。全球目光业已聚焦于可能出现的选举结果,面对新一届国会或将修改所得税和遗产税法,投资者在个人财富规划和投资方面应当采取哪些行动应对?

市场上可能存在不少诱因驱使您立即采取行动,尤其当您认为自己已经得知谁将赢得选举宝座。不过,我们建议投资者暂时最好不要妄下判断,必需把政治热情与个人财务清楚分开。换言之,根据您的资产配置、现金流需求、流动资金需要和家庭状况变化等长期目标采取行动,才是明智之举。

下面是我们做出这一论断的原因。

解读本轮选举周期形势

美国联邦政府目前面临政治分裂局面。共和党人入主白宫,众议院由民主党人掌控,而在参议院共和党人则占大多数。

从历史经验可见,如果现任总统在11月大选中寻求连任,他们通常都会获胜:自1912年以来,总统连任的机率为72%。然而,过去美国历届现任总统曾经输掉五次大选,而且每一次都是在选举日前两年陷入经济衰退。

在众议院合共435个议席中,民主党目前占233席。众议院每两年举行一次改选。民主党必须在今年11月保住218个众议院议席,才能维持对众议院的控制权,由于现任议员享有诸多固有优势,大多数观察员认为他们将能成功争取连任。

在国会100名参议员中,53名是共和党人。参议员的任期为六年,在每一轮选举周期中,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参议院议席需要进行改选。今年,参议院需要改选的议席合共35个。虽然现任议员通常会受到青睐,但由于今年共和党有23个议席面临改选,市场普遍认为共和党似乎难以再保住这么多议席。如果民主党能够成功从共和党手中「夺得」4个议席,就能重夺参议院的控制权。如果他们能够入主白宫,甚至只需赢得3个议席,因为当参议院的票数持平时,就会由副总统投下决定性的一票。

显而易见,如要赢得总统大选(以及随之而来的参议院决定性表决权),首先必须赢得选举人选票而非普选。正如2016年和2000年美国当时的选举情况所见,赢得多数选民的支持并不一定就能当选总统。根据目前的民调显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其2016年险胜的关键州(包括亚利桑那州、佛罗里达州和密歇根州)的支持率,落后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约瑟夫·拜登,看来特朗普需要在这些州再次获胜才能确保连任。

市场普遍认为,如果选举产生另一个分裂的政府或统一的共和党政府,收入和遗产税制度将不会出现任何重大变化。然而,民主党表示愿意重新审视税法,如果他们重夺白宫和国会控制权,他们可能会如此行事。

眼下的问题在于,这种潜在变化最快将会于何时出现以致对您造成影响?

我们认为,大选日不应将之视为财富规划决策的最后期限,而应被视为发令枪。只有当下一届新任政府班子尘埃落定,以及2021年的立法日程开始成形时,投资者才应该充分考虑财富规划的应对措施。1

自从二战结束以来,不管入主白宫谁属,国会由哪一个党派执掌,有一点始终永恒不变:股票市场的价值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有些股票、板块或投资风格在某些时期的表现,会比其他股票、板块或投资风格更好,这主要取决于具体、往往是不可预测的因素,由此可见投资组合多元化至关重要。正因如此,我们认为,把握投资时机而非投机,才是确保投资组合保持长期健康稳定的关键。有鉴于此,我们建议客户保持投资,不应受到包括选举结果的特定事件影响。

诚然,投资组合的管理方式可能会随着您在「人生路上经历的每个重大阶段」而改变,比如结婚、生儿育女、买房、搬家移民、计划退休等等。尽管如此,推动投资方式发生根本性变化的动力,应该来自于内部而不是外来因素。回望过去,相对于为自己和家人实现财富保值、增长和有效管理而言,这些事件到了最后往往都会变得无足轻重。

简而言之,我们眼下提供的最好建议就是不要受到这次选举的情绪左右,以致据此做出任何关键规划或投资决定。对于围绕这次美国大选的激烈争辩,保持观望态度,静待结果出台,并与摩根大通团队保持紧密联系以便讨论您的个人目标。

1 新任政府也许可以让修改后的税法具有追溯效力(最快可能在2021年1月1日执行),但实现这一目标存在重大障碍:国会直到2021年1月3日才宣誓就职。新总统要到1月20日才能正式上任。535名国会议员,无论分属哪个党派,都有他们希望通过的优先事项,而将法案转化为法律的过程可能相当缓慢。在过去30年中,在新总统第一个任期的第一年,国会和白宫有四次全部由一个政党所控制(1993年、2001年、2009年、2017年)。当中,没有一年是在6月之前颁布税收立法,只有1993年是在当年年初推出新税率并使之生效——而且仅仅只是税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