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要:

  • 中国没有为2020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设定目标,一定程度上预示了较低的政策刺激力度,允许经济增长适度放缓
  • 尽管中美紧张关系持续升温,但中国再次重申了对于履行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承诺
  • 有关在香港实施国家安全法的声明引发了剧烈的市场动荡。紧张局势可能会加剧,美国方面如何回应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投资影响:

不设定GDP增长目标意味着刺激政策规模将相对有限,短期增长可能低于预期。然而,如果宏观经济政策从此不再受预设的增长目标所左右,有利于中国经济发展向更可持续的增长模式转型,长期来看是有益的。尽管中美紧张关系继续升级,短期内对宏观经济的影响应该是有限的。

热点聚焦

「两会」的三个重要讯息 

中国最重要的年度政策会议 –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在因疫情延后两个月后,于上周五召开。会议公布了一系列具有深远经济和地缘政治影响的政策决定。在今天的报告中,我们将与大家分享本次会议的三个要点。

1. 政策支持力度略低于预期 

会议传递的最主要讯息之一是中国将不会设定2020年的经济增长目标,这是中国政策制定者首次不为年度增长预设数字目标。从以往的经验来看,虽然目标数字本身的意义不大,但往往能从一定程度上反映未来一年的政策环境。如果目标数字较为进取,可能预示着宽松的流动性环境和对财政支出的鼓励。而此次不设定目标的决定,可能代表决策者对政策刺激持保守和谨慎的态度。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周五的小组讨论中也提到了避免过度刺激经济的重要性,与上述谨慎的政策导向一致。他提到政府不应该将重点放在经济增长率上,而应该放在「六稳」和「六保」上,即重点关注就业、生活水平及扶贫等目标。追求这些目标虽然也将间接促进经济增长,但GDP增长本身不应成为政府政策的主要关注点。 

我们认为这些提法是重要的,既解释了过去的政策决定,也将对未来的政策产生影响:顶层决策者对经济增长的观点将直接影响各级政府的决策,而且也解释了此次政策回应力度小于以往以及许多其他国家的原因。而由于许多企业的资本支出决定是基于对未来政策刺激计划的预期,企业和家庭在未来也将更加谨慎地规划支出。然而,这种转变在长期来看具有积极意义——各级政府不再面临增长数字的高压,可能减少对经济的微观干预,也会减少过度刺激带来的结构性扭曲。 

虽然宣布的刺激规模相对于过去的几轮刺激和预期有点令人失望,但实际的财政刺激可能会略高于官方公布的数字。根据政府工作报告,2020年官方预算内赤字率将提高0.8个百分点,「至少」达到3.6%。但根据财政部周末发布的预算报告,有效赤字将进一步增加,今年将增加1.6个百分点,达到6.5%左右。有效赤字考虑了更广泛的支出,是一个更有意义的政策指标。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报告亦强调政府开支必须严加控制,避免浪费,甚至要禁止所有「非必要、非紧急」的开支。这显示出决策者吸取了过去几轮大规模刺激政策的教训,希望资金被用于真正有效的领域,防止资金截流现象,防止杠杆率再次大幅上升等。 

在货币政策方面,报告措辞较为含糊,只提到「货币和信贷增速增长将明显高于去年水平」。由于过去几个月的信贷增长已经大体上高于去年水平,我们还不清楚今年底前还会出台多少额外的货币支持。我们认为这是一个信号,反映货币政策将保持适度宽松,但不会向经济体系释放大量信贷。

结论:已宣布的政策措施与预期大体一致或逊于预期——货币政策将保持适度宽松,而财政支出规模将较为有限,主要目标是稳就业。政策导向总体是积极的,反映了决策者坚持应对结构性挑战的决心,而不是如前几轮大规模刺激措施那样,依赖于越发低效的基础设施和房地产领域的支出来刺激增长,导致债务水平的大规模增加。

2. 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仍在正轨,至少目前如此

最近几周中美紧张关系升温,美国采取了一连串行动,包括通过新法案使中国企业有可能从美国股票交易所退市,禁止联邦养老基金投资中国证券,以及对华为采取新的限制等。这些都让人为「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担忧,担心关税战是否将卷土重来。

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确实存在一些风险,包括由于新冠疫情中国或许不能完成采购承诺。然而中国决策者在全国人大会议上重申了中国对于履行贸易协议的承诺,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反映北京方面目前还没有考虑将退出该协议作为反制美国近期举措的对策。「第一阶段」协议如同一张保护中美两国经济关系的安全网,使两国避免在全球经济受困于疫情时重新开启关税战。鉴于中国的2,000亿美元采购承诺对美国经济目前的重要性,这也可能使美国对中国保持克制,将攻击手段局限在对经济直接影响有限的象征性攻击范围内。

3. 在中美紧张关系加剧之际,香港将成为热点地区

会议上还公布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草案)》,并将于下周审议通过,为修改香港基本法铺平道路。股市对此的反应是迅速,恒生指数周五下跌5.6%。港元单日波幅亦为近年罕见。在中美紧张关系升温之际,这势必会让香港成为地缘政治的新焦点。目前白宫和美国国会在这个问题上都做出了强硬回应,包括威胁制裁相关中国官员和实体。

一个值得关注的焦点是,香港是否会失去基于1992年《美国 – 香港政策法案》所获得的特殊地位。《美国 – 香港政策法案》赋予香港可以与美国建立不同于中国的双边政策的权利,包括贸易投资等领域。根据美国去年通过的《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美国国会将每年重新确认香港的特殊贸易地位,而今年的审议可能在全国人大会议后不久进行,华盛顿采取包括取消香港特殊地位在内的惩罚性措施的风险增加。不过我们认为,美国可能会对直接损害香港或美国在香港商业利益的行为保持克制。再者,即使香港失去特殊地位,鉴于香港和美国之间的直接双边贸易微乎其微,短期内它对香港经济的直接影响也是有限的。但这将对香港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以及作为资本出入中国大陆的通道地位产生长期负面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