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一直在告诉我们他自始至终是个怎样的人;我应该听他的。千言万语尽在一图中。

诚然,关税战持续升级令人有点始料不及,毕竟我的考虑是基于关税战带给美国企业、股市、反对关税战的共和党参议员、特朗普最亲密的几位顾问以及总统2020年大选的政治雄心带来的影响程度,岂料我们的总统愿意冒上这一切风险,至少眼下如此。追溯到八十年代和2011年,特朗普曾经告诉世人,如果他是总统,他就会「对占我们便宜的国家收取数千亿美元关税」,他首先会对中国征收25%的关税。特朗普一直在告诉我们他自始至终是个怎样的人;我应该听他的。

也许,中美两国经过6月在日本举行的20国集团峰会(G20)谈判之后,有些关税或会被降低,又或者会被国会否决;也许,美联储将会采取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如果发生这两种情形其中一种,股市经历了近期一轮下跌之后应会反弹几个百分点。即使如此,在总统如此这般轻易地便愿意违背市场传统观念的背景下,美国股市也不再值得17或18倍的市盈率了。按照我们目前最乐观的预测「贸易战终获解决」而作出的前景展望,标准普尔500指数从目前水平直到年底将有7-9%的回报,而下行风险可能主要取决于总统将会发表的言论或采取的行动,另外还有来自科技行业的反垄断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