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欧美大多数国家仍在努力遏制新冠肺炎的扩散并考虑如何能逐步解除封锁措施之时,亚洲已有不少经济体成功控制住了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

当欧美大多数国家仍在努力遏制新冠肺炎的扩散并考虑如何能逐步解除封锁措施之时,亚洲已有不少经济体成功控制住了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

随着东亚一些经济体成功度过疫情最严重的阶段,将这些经济体的经验作为世界其他地区的「试验案例」也许是有帮助的。我们将聚焦中国大陆、韩国和台湾的例子,虽然这些地区在遏制新增病例方面各施各法,但不约而同地取得了相当的成效。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些地区采取的措施对经济造成了不同的影响。中国大陆的经济封锁导致了较为严重的经济冲击,而韩国和台湾则通过不同的方式,受到的经济影响相对较小。

需要明确的是,亚洲的新冠肺炎疫情远未结束。例如,日本和新加坡近来新病例激增,以至于重新制定了社会疏离措施。一般来说,只要病毒在某个地方流行,它的影响就会波及全世界。但是,考虑到中国大陆和韩国已经放松部分采取的防控措施,以及香港和台湾最近新增病例增长速度缓慢,它们的经验依然值得仍陷于疫情高峰期的国家借鉴。在这里,我们将通过分析三个经济体的例子来比较控制疫情的不同途径。

中国:严格的人员流动限制与全面停工停产

作为第一个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的国家,中国并没有封锁边境以防止疫情流入的选择。因此,中国动员了迄今为止全球范围内最严格的社会隔离措施。国内航班、铁路和城际公路运输大幅减少,并受到许多限制。即使在城市内部,社区和住宅区之间的人员流动也受到限制(程度不同,取决于某个社区是否有确诊病例),出入各种区域均需要接受体温检查。所有非必要的商业活动都关闭了,大部分人口所在区域都鼓励施行某种程度的居家令。

科技在防控疫情危机方面发挥了(并依然在继续发挥着)重要作用。公共卫生部门利用2002-03年非典疫情(SARS)爆发时开发的系统,追踪了全国8万余个确诊病例中的几乎每一个人,以绘制病毒传播路径。在更广泛的范围内,中国科技巨头开发了健康二维码系统,根据检测结果、自我报告的旅行记录、接触史和症状,市民可以获得一个彩色二维码。绿色代码意味着此人可以自由行动,而黄色代码和红色代码的人则需要分别进行居家隔离或前往隔离区隔离。进入许多公共设施和办公大楼都需要提供这个二维码,二维码的颜色每天都会更新。

这些积极的措施使中国能够迅速地把新增病例数字降低,并防止在湖北省以外的地区大规模爆发疫情,但这些措施也无可避免地带来了巨大的社会和经济代价。在封锁隔离期间,总体经济活动减少至正常活动的大约一半,导致官方公布的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下降6.8%。失业率上升,小企业倒闭,整体商业活动陷入停滞。在回归正常的道路上,中国逐渐能够解除限制,允许人们复工和恢复日常活动,社交疏离仍然受到广泛鼓励,但从观察到的许多景象来看,生活正在恢复正常。

不过,现在还是能够感受到疫情的影响。由于失业率上升和收入减少,非必需消费一直疲软。生产指标(尤其是钢铁)以及用电量等工业指标显示,经济已基本恢复正常,但滞后的消费阻碍了复苏在更大范围内实现。这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是由以下两个因素造成的:一是在病毒仍在全球传播的情况下,中国的边境仍处于关闭状态,而且由于担心疫情致使国家实施第二轮封锁措施,预防性储蓄正在增加;二是极度疲弱的外部环境导致就业和收入反弹缓慢。到目前为止,大多数数据表明经济活动大约处在正常范围80%的水平。

中国的经验告诉我们,全面的封锁措施将造成严重的破坏,这并不令人意外,但却远不能保证实现大幅的反弹。对消费者信心和家庭收入的持续负面影响,以及因这种病毒仍在全球流行而令人们产生对第二波疫情的担忧抑制了反弹。

韩国:较少的人员流动限制,但进行大范围测试与追踪

韩国的新冠肺炎病例激增始于2月18日。15天内,确诊病例从31例激增至7,500例。然而,韩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KCDC)的快速反应使韩国在疫情爆发前就具备了足够的检测能力。韩国没有采取封锁措施,对人员流动和商业活动的限制非常有限,而是采用「追踪、测试、治疗」的策略来控制疫情。迄今为止,韩国对疫情的处理堪称典范:大规模、无差别的检测;创新的检测模式,如设立路边检测站;利用科技准确地追踪病毒携带者的接触人员。这些措施使韩国得以在经济损失最小的情况下抑制疫情爆发。韩国疾控中心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19日,韩国已对超过55.9万人进行了检测,是全球人均检测数最多的国家。此外,透明的沟通也很重要,提供确诊病例的准确具体行程信息进一步减少了经济损失 ——韩国几乎没有发生囤积生活用品的现象,在许多疫情较轻的社区,生活几乎一如既往地正常。

到目前为止,这种策略被证明是有效的。新增感染病例在3月初开始趋平,此后一直保持平稳。虽然我们承认韩国是一个相对较小的国家,也有抗击传染病(如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非典)的经验,但其在不付出巨大经济代价情况下有效遏制疫情的经验依然是值得借鉴的。快速应对、大范围检测和使用科技来追踪接触者,都将是韩国经验中值得借鉴之处。

韩国的战略值得关注,它可以作为一个以对经济影响较小的方式应对疫情爆发的模板。最小限度的人员流动限制或强制性的封锁使得韩国仅付出了有限的经济代价。韩国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较上一季度环比下降1.4%,但在阻击疫情全面爆发的同时,仍然实现了同比增长。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实体店零售额出现了意料之中的下滑,但电子商务的广泛普及使得在线销售弥补了这一下滑。工业生产、进口和商业信心都保持稳定。就业人数减少,但总体失业率保持稳定。政府的目标政策成功地避免了公众的恐慌,并支撑了受影响较小地区 「正常的」经济活动水平。相比之下,中国的消费大幅下降,甚至在没有已知病例的地区也是如此。此外,这种政策是可持续的,因为只要新冠病毒构成威胁,就可以保持这种形式的社会疏离,而不必在未来出现一波又一波疫情高潮时反复开启/关闭封锁措施。当然,作为一个出口依赖型经济体,韩国也无法免于受到在欧洲和美国发生的更大范围的经济放缓的影响。出口企业疲软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给经济增长带来巨大压力。

台灣:及早應對以防止疫情大規模爆發

與韓國類似,台灣也僅實施了較低限度的人員流動限制,幾乎沒有企業停業,只是延長了學校的寒假,並加強了入境限制。台灣是一個有趣的例子,它不是在壓制疫情,而是在預防疫情。擁有2,300萬人口的台灣,其中還包括100萬在中國大陸工作的人口,截至4月19日只報告了460例確診病例和6例死亡病例。而且,其中絕大多數都是輸入病例。

現在普遍認為在第一時間快速採取措施是台灣成功有效預防疫情爆發的原因。台灣疾控中心(CDC)早在12月31日已就這一當時尚未確認的病毒聯絡中國大陸政府部門和世界衛生組織(WHO)。隨後便開始要求來自武漢航班的入境旅客和機組人員接受健康檢查。它還獲准向武漢派遣了兩名專家,並於1月15日宣布了人傳人的可能性。隨後建立了一個反應機制來監測所有在14天內到過武漢並出現可疑症狀的人。該機制在1月21日幫助追蹤了台灣的首例確診病例。隨後,台灣於1月25日實施了邊境管制,禁止來自中國大陸、香港和澳門的遊客入境。綜上所述,台灣的經驗表明,迅速及時的應對措施是預防疫情發生的關鍵

台灣的經驗表明,及早作出反應是防止疫情爆發的關鍵因素之一。不出所料,由於台灣沒有採取經濟停擺的措施,它在經濟上受到的影響較小。在某些方面,它實際上還受益於中國工廠停工時的生產轉移。不過與韓國類似,但由於全球需求低迷,未來幾個月台灣將面臨強勁的阻力。

前车可鉴

目前美国和欧洲许多国家采取的与中国大陆相似的全面封锁措施,在控制疫情方面很可能是有效的,但不可避免地要付出巨大的经济代价。然而,韩国和台湾的情况表明,不诉诸高破坏性的封锁措施,疫情也有可能得到有效控制。下面图表显示了亚洲各经济体的工业生产和进口增长,我们可以看到韩国和台湾遭受的经济破坏远没有中国大陆严重。这对各国如何能够限制经济影响以及在解除限制后它们能够以多快的速度反弹具有借鉴意义。

亚洲各地的经验还表明,遏制疫情的关键在于及早应对、广泛检测和隔离,以及广泛改变人们的行为,而不一定非要采取强制居家的措施。广泛采用保持社交距离的做法——戴口罩、避开拥挤场所、讲究卫生——已足以显著减缓病毒的传播,甚至在社区爆发疫情之后也能如此。此外,如果病毒继续在全球蔓延,输入性病例的风险仍然存在,这种政策是一种可持续的解决办法。

在世界各国都在考虑如何重启经济之际,从亚洲的经验中汲取教训是很重要的。从本质上说,及早应对、鼓励广泛采取社交疏离的办法、大规模检测、积极地追踪和隔离接触者,以及采用追踪传播和实施隔离的技术解决方案,可以使各国在不诉诸全面封锁措施的情况下遏制疫情爆发。

中国的哪些经验适用于西方国家?

美国和欧洲的大部分国家都采取了中国所实施的严格社交疏离措施。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疫情爆发先于欧美国家近两个月,是一个可对比的先例。尽管存在制度和文化的差异,中国采取的一些措施可能不可复制,但还是可以获得一些普适的经验教训:

  • 强制性封锁措施必然伴随沉重的经济代价:中国经济受到了巨大打击,许多行业的经济活动同比下降30-50%,服务业和非必需消费品行业受到的冲击最大。
  • 经济重启将是一个缓慢渐进的过程:在中国,服务业企业仍在探索如何在复工的同时将风险降到最低,并采取保持社交距离的措施。企业允许远程办公,只允许必要的出差,有可疑症状的员工被要求居家隔离。中国职业篮球联赛(CBA)的尝试是一个有趣的案例,在研究如何重启赛季时,CBA尝试只在一两个场馆进行比赛,全面检测所有球员、教练和裁判,并实行无球迷观战的空场比赛。不过,即使有这些预先措施,CBA还未能敲定恢复比赛的具体日期或流程。
  • 经济复苏将是不均衡的:自2月下旬,也就是新增病例数量达到高峰之后的10天左右,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开始着手重启经济。我们发现工业生产的重启是较为迅速的,但消费者支出显著滞后,消费者的消费意愿有限。
  • 通缩风险增加:疫情导致供应中断和需求萎缩,对于食品等需求粘性较强的商品来说,起初其价格会由于运输受阻而上涨。然而,中国接下来很可能面临供应的大幅回升和需求的滞后,这可能会给价格带来较大的下行压力。这对全世界来说都很重要,因为中国的通胀情况与全球价格水平息息相关,且预示着发达国家一旦开始重启经济,也可能会面临同样的通缩风险。

在疫情仍在全球蔓延的情况下,早期的成功能否持续?

如果新冠病毒仍然在全世界迅速传播,它将对已经成功遏制其「第一轮爆发」的国家产生什么影响呢?这些国家有可能必须保持边境封闭,并在采取社会疏离措施的状态下运作直至病毒消失。

新冠病毒在新兴市场的传播将是未来的关注重点。不同于东亚及发达市场的感染率曲线逐渐平缓,大多数非东亚新兴市场经济体的新增病例速度仍高居不下。鉴于这些经济体的卫生系统和治理能力往往较为脆弱,其能否成功控制疫情的风险也较高正在进行全面封锁的印度是一个重要的例子,它能否扭转感染率上升趋势将有助于我们判断发展中国家能否有效应对这场危机。

看起来似乎只要新冠病毒在某个地方成为问题,它就会对全世界产生连锁反应。所以说,如果有一部分新兴市场人口不能有效地控制疫情爆发,它可能会导致世界其他地区如中国、欧洲、美国继续关闭边境,继而增加全球持续衰退的风险。另外,在这种情况下,出现第二轮(或第三轮)感染高峰的风险仍然存在,并可能对货物和人员的全球流动产生极大的影响——甚至最先控制住疫情的国家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