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它的影响可能比非典型肺炎更严重

就在市场从贸易紧张情势中冷静下来,准备迎接宏观经济环境复苏带来的涨势时,新型冠状病毒爆发带来了贸易战以来最大程度的不确定性。由于疫情和隔离对经济的影响越发明显,外界对中国乃至全球的经济增长预测都在降低。

如果以史为鉴,类似的公共卫生危机往往只会产生短期影响;从中长期来看,市场和经济主要是由经济和商业周期推动的。不过,我们认为疫情对一季度的中国以至全球经济将会有重大影响,而二季度的影响则视乎疫情将于何时受控。

尽管形势仍不明朗,但我们建议投资者继续着眼长期,关注具有长期增长前景的行业。

今年前两个季度,中国经济增长将面临巨大压力。预计中国的生产、零售消费和旅游人数将大幅下降,整个亚洲的地区贸易、运输和旅游也将大幅下降。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简称非典型肺炎(SARS))[1] 时期可以作为了解目前疫情潜在影响的出发点,但值得注意的是,非典型肺炎时的许多主要因素与这次疫情不同,因此参考意义有限。两者的主要差异包括:

  1. 应对措施的规模。目前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隔离规模更大,范围更广。当前疫情的经济影响不仅仅是其严重程度的影响。这种反应和回应可能会产生比2003年产生更大的经济影响。

    非典型肺炎期间学校停课,职工在家工作一个月,但交通仍在运行,全国除受影响地区外的大多数地方仍照常工作。

    然而现在不可同日而语。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隔离,经济活动几近停滞。目前的应对措施包括延长国家法定假日,关闭企业和金融市场,大城市已经停止运营公共交通,甚至连小村庄也不鼓励家庭聚会。许多城市整体被隔离,不希望人们上街。这次的应对措施前所未见,对经济活动造成的影响将远大于非典型肺炎时期。
  2. 2003年与现在的中国经济增长形势。2003年,中国和大多数主要经济体增长强劲。当时,中国刚刚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由于全球需求旺盛,中国的出口和生产都在迅速增长。这些情况意味着工业生产和固定资产投资基本上不受非典型肺炎影响。相比之下,如今的中国经济正出现结构性放缓,呈现许多周期性疲态。
  3. 中国经济结构。受冲击最大的行业,即消费和服务,目前在中国经济中所占的份额比2003年大得多。自那以来,随着中国重新平衡对出口和投资的依赖,中国更容易受国内需求放缓的影响,国内商品和服务消费的下降将对整体经济产生更大的影响。

    此外,如今中国在全球经济中所占的份额要大得多。它是大宗商品和电子元件的重要进口国,也是许多经济体的主要游客来源。随着中国与全球经济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中国经济放缓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也会越来越大。

今年第一和第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速将明显放缓。今年官方公布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可能会低于5%,实际经济增长很可能更低。从环比增长率来看,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可能萎缩,二季度也将面临较大压力。这将使一季度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2.5%,而全年增长率远低于5%。因此,这对中国和全球经济的影响可能会比2003年更严重。

就亚洲区而言,泰国将因旅游业而受影响最大,而马来西亚受制造业供应链影响也很大。印度和印尼受到的影响较小,不过大宗商品價格的变化将对它们造成程度不同的冲击。

也就是说,2003年非典型肺炎最显著的特征之一是它缺乏持久的影响。生产、贸易、投资、零售销售、房地产活动,几乎每一个宏观变量都在当年夏季反弹到2002年底的趋势线。2003年6月,亚洲各主要股市都高于2002年12月疫情爆发前的水平。

简而言之,经济活动在几个月内大幅放缓,但在非典型肺炎疫情得到遏制后,经济活动出现反弹。被抑制的需求和被推迟的生产确保了一旦形势稳定就会出现强劲反弹。我们预计这一次会出现同样的情况。一旦疫情得到控制,被抑制的需求可能会引发经济活动的强劲反弹。但关键因素是来自疫情的威胁还会持续多久,以及当局会在多长时间内实施隔离措施。 


  1. 疫情的蔓延。无论是在中国国内还是对其他国家的影响。控制疫情需要多长时间?流行病学问题我们更愿意留给防疫学家考虑,但从经济、市场的角度来看,疫情是在区域内受到控制,还是爆发全球性影响,将决定它如何影响全球经济。如果疫情在中国境内受到广泛控制,其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将是有限的;然而,如果它演变成一场大流行病,全球多数经济体的经济活动受到限制,无疑其影响将会大得多,但影响时间仍较短暂。

    在中国国内,如果疫情得到控制,中国的正常旅行暂停时间相对较短,不太可能对整个商业周期产生太大影响,因为通常的假期季节性低迷已经开始。因此,未来几周的关键问题是政府计划将这些限制维持多久。答案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疫情的进展。
  2. 政策回应。中国已经宣布了一系列措施,包括注入流动性和财政支持,以减轻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我们注意到,这些措施有助于抵消对经济增长的负面拖累,但考虑到债务水平处于高位,中国的政策空间比以前小得多。也就是说,可能需要新的刺激措施来帮助受创最严重行业的企业度过这艰难的几个月。在全球范围内,中国和其他央行如何应对冲击,尤其是在受到冲击的经济体,将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关键要素。
  3. 生产中断。 与2003年相比,中国是规模更大的生产中心,延长的春节假期加上隔离措施,有可能会中断全球供应链。汽车行业已经出现了这种情况,考虑到中国在全球电子产品供应链中的地位,除了通常的春节生产中断外,进一步停产可能会产生重大影响。汽车配件和供应的中断可能会使全球受到影响。

中国经济增长将在上半年受创,但一旦疫情受到控制,中国经济应会强劲反弹,对国内生产总值的影响有限。商业周期对增速的影响在中长期占据主导地位,而此时全球的情况正在回暖。公司盈利数据良好;今年电子产品需求的升势看来仍将持续;美元融资条件依然有利。采购经理指数(PMI)已处于低位,全球相对紧张的库存正在鼓励企业进行生产。其他迹象包括韩国出口改善,这是显示贸易和制造业周期向好的一个领先指标。

在这种环境下,我们将继续关注长期增长趋势,尤其是科技和医疗行业。我们建议通过产生现金流的资产来获得收益,并通过黄金等其他避险资产来增加多样化。虽然中国和更广泛的亚洲经济可能会在短期内大幅放缓,但并非所有行业都将受到同等影响。

一些行业的盈利表现可能会更具弹性。在这种环境下,拥有全球业务敞口、或专注于游戏或快递等居家服务的亚洲科技公司可能面临的波动性较小。同样重要的是要把重点放在长期,并关注一旦疫情平息,经济活动应将反弹的事实。

疫情的不确定性将强化世界各国央行的鸽派倾向,尤其是中国,一旦疫情得到控制,中国将准备大力支持经济恢复。这将为政府公债、亚洲和中国部分高评级企业信贷提供支持。

 

1 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在2003年2月底被确认。世卫组织(WHO)在全球疫情警报和反应网络的协助下协调了国际调查,并与受影响国家的卫生当局密切合作,根据需要提供流行病学、临床和物流支持。资料来源:世界卫生组织https://www.who.int/csr/sars/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