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海洋正饱尝塑料垃圾污染之苦,塑料垃圾也同样威胁着人类健康。在摩根大通最近举行的一个慈善论坛上,一位著名的环保人士提出了一些解决塑料污染问题的有用建议。

在海中畅游嬉戏时,许多人都曾经有过这种不快经历——突然有东西绕住了脚踝,随处可见塑料垃圾碎片,或是在海上漂浮着的塑料袋。塑料污染一直被误以为一个地方性问题。然而,众所周知这是一场殃及全球的危机。

Plastic Oceans International的全球宣传官 Craig Leeson是一名冲浪者、潜水员和救生员,他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与海洋相伴。作为澳大利亚一个令人引以自豪的新闻业家族的第四代传人,Craig Leeson也擅长讲故事。他的获奖纪录片《塑料海洋》辗转20多个拍摄地点,历时逾四年之久。这部纪录片深入探讨了全球海洋塑料垃圾污染问题日益严重造成的后果,以及塑料垃圾对海洋生态系统和人类健康构成的影响。

在2019年摩根大通慈善论坛上,摩根大通慈善咨询中心亚洲区主管Jean Sung与Leeson开展交流,进一步探讨了这一问题所涉及的领域范围。

1.

截至2018年9月,全球石油总储量中的6%用于塑料生产。考虑到化石燃料的重大地缘政治和环境污染后果,Leeson表示我们不应忽视塑料这一根本问题。此外,燃烧塑料会产生呋喃和二恶英这两种危害最大的致癌物质。

「在人们焚烧塑料的地方,我们往往会看到癌症病例激增,」Leeson说道。他的团队特别关注太平洋岛国图瓦卢。

他说:「我们把图瓦卢作为全球塑料垃圾污染问题的一个缩影,因为地球与图瓦卢一样,是一个岛屿,我们没有其他地方可逃,也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处理这些塑料垃圾。」

2.

2010年全球约有800万吨塑料废物流入海洋。2  河流是塑料进入海洋的主要渠道。

Leeson指出:「我们眼下所见的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这座冰山正在对我们的自然环境系统产生巨大影响。

Lesson说道:「环流驱动着人类生存所需的所有维生系统,稳定天气、分配氧气、吸收二氧化碳并且运送我们在地球上消耗的动物蛋白的16%。」

3.

当如此大量的塑料在海洋中被分解时,塑料碎片会沿着海洋食物链进一步向下移动。随着时间的推移,经过太阳紫外线的日晒、海浪作用和盐份氧化,会将塑料碎片分解成更加细小的碎片,叫做微塑料。据Leeson指出,这些微塑料表面凹凸不平,还会吸收工农业中的水性化学物质,从而变成「毒丸」。

Leeson的纪录片是第一部展示浮游生物吞吃微塑料的纪录片,揭露这个问题在海洋食物链中有着非常深远的祸害。

Leeson指出:「小鱼吞噬浮游生物时,吸收了附生于浮游生物的所有塑料碎片和毒素。然后大鱼来了,生物体内积累的有害毒素从最细小的海洋生物开始,层层累积。」

生物体内积累的有害毒素指生物个体从周围环境中吸收并累积某种化学物质的现象。由于塑料附带的毒素亲油,当塑料被海洋动物吞吃后,亲油的毒素便会吸附到鱼类脂肪组织,由此在海洋食物链上层层累积。

4.

如果您经常吃鱼,那么实际上您每年都吸收了11.5万片塑料,即相当于每年吃进了12个塑料袋,这一发现实在令人震惊。

Leeson说道:「海洋里充斥着数之不尽的塑料垃圾。然而,不仅仅是塑料,还有塑料上吸附着的有害毒素。」

这个残酷的现实驱使Leeson鼓励人们要求制造商提供质量更安全的塑料。目前,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塑料、化妆品、纸张或硅酮中含有雌激素活性的化学品含量没有任何规定。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早在15年前已经发现,92.6%的美国人体内含有塑料。

Lesson表示:「过去十年里,我们生产的塑料比上一个世纪还要多。想像一下,如果今天开展一样的研究,我们将会取得怎样的结果。」

再看一看海洋野生动物吧。市场上有研究指出,96%的海鸟已经吞吃了塑料,许多物种的生命正因塑料垃圾而危在旦夕。

5. 清理全球海洋并非终极解决办法。归根结底,我们需要「从根源着手」   

虽然应对这场海洋危机的直接措施,是制定策略来大规模清理海洋中的塑料,但Leeson认为目前不可能采取这一行动。

他说:「即使清理了海面上的塑料垃圾,我们还是接触不到海底下真正存在的塑料,而且我们目前还不具备可实现海底清理的技术或能力。」

Leeson把当前的应对方案比作一个正在淹没地板的漏水水龙头。虽然我们可能会拿起拖把擦干地板,但是真正需要做的是修理水龙头。

Leeson指出:「我们需要从问题的根源着手,抵制一次性塑料。我们需要全面审视目前固体废物管理和基础设施,并将之彻底解决。」

虽然中国、印尼、菲律宾、印度和越南等一些亚洲大国是造成海洋塑料污染的罪魁祸首,但Leeson认为我们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在海洋污染物的源头上。 

他说:「大部分包装都是由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制造。谁应真正负起责任呢?」

6.

「减少塑料消耗其实很简单,」Leeson说道, 「首先想想我们日常生活中经常使用一次性塑料的由来。」

Leeson认为,我们需要改变一些日常生活中的习惯,比如在酒吧和餐馆一般会使用吸管。然后,您可以从超市做起。如果您的水果和蔬菜没必要使用塑料包装,Leeson鼓励您可以在离开时把塑料包装还给收银员。

令人遗憾的是,零售商还继续使用塑料,因为他们可以借此宣传自己公司的品牌。

「因此,我们需要找到替代品,」 Leeson表示,「我们正在设计新的印刷方案,比如椰子和其他农产品上采用植物油墨。」

7.

一旦生产了塑料,我们就要尽一切努力扩大它的使用范围。塑料瓶通常是由容易回收的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PET)制成。不过,问题在于鲜有回收利用。

中国决定停止接收用作回收的废物,对许多国家的制度造成了重大冲击。Leeson看到了这次事件发展带来的好处,因为人们目前更加关心较富裕国家的回收基础设施和做法了。

「停止接收废物回收,迫使每一个向中国弃置垃圾的国家必须正视自己所面对的困境,」他说道。

有幸的是,回收再用产生的经济效益不容小觑。

Leeson指出:「从一开始把原始产品进行加工所需的费用,高于回收已经过加工的产品、然后将之加工制成预制塑料颗粒中所需的核心组成部分。」

我们目前需要积极鼓励并投资于从事回收业务的公司。Leeson是智利一家名为 Comberplast的企业的拥趸,该企业由两名同为「塑料忠粉」的兄弟领导,他们围绕自己的业务创建了循环经济,收集消费后塑料,生产预制塑料颗粒,利用回收资源制造消费品。

「他们甚至可以回收利乐包装,将其加工制成预制塑料颗粒,然后制成皮划艇。以前大家都说不能回收那种产品。其实,任何东西 也可以回收循环再用。」


8.

与智利兄弟经历相似的故事还有很多。Leeson指出,我们需要大力鼓励企业家提出解决方案。

「我们必须告诉企业家:看,如果我们支持您,您就可以赚钱;通过塑料处理来赚钱是没问题的,因为这正是我们解决问题的方式。」

「我们可以为他们提供补贴,并通过转移化石燃料行业的补贴来实现。」

讲故事的能力也适用于大企业。Leeson指出,担心实施更具可持续性举措会损害本身利润的公司没有从长远角度思考。

「不要只看前期成本,应当着眼于后期成本」他说道。

如果企业建立了自己的绿色资质认证,成功从竞争对手当中脱颖而出,就可发挥积极影响。

「只要您的目光远大,人们就会和您一起投入更多的资金。」

9.

虽然改变我们的日常生活模式和扶持新企业可发挥不少作用,但Leeson认为,影响立法是促成重大变革的关键。

「欧盟和世界各国都已开始禁止使用塑料,」Leeson指出,「但是,他们正在对抗一个非常庞大的行业。」

能源公司预计运输用油需求将会减少,因此他们正在投资新的化工厂以生产塑料制品。

Leeson说:「我认为应该由我们来推动立法改革。」他也会通过针对性信息与政治家交流和沟通。

「谈到人类健康,各国政府就会开始关注您的行动。我从一个悲观主义者变成了一个乐观主义者。我认为我们可以解决塑料垃圾污染问题。」

如欲了解更多有关摩根大通慈善论坛的讨论内容,请联系您的摩根大通顾问。

 

 1 资料来源:Neufeld, L.、Stassen, F.、Sheppard, R.及 Gilman, T. (2016年)。《新塑料经济:重新思考塑料的未来》。世界经济论坛。可在以下网址获取该报告: http://www3.weforum.org/docs/WEF_The_New_Plastics_Economy.pdf。 
 2 资料来源:Hannah Ritchie和Max Roser发表在Our World in Data的《塑料污染》。数据截至2018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