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影响力投资者和慈善家而言,社会企业的五个核心要点

亚洲坐拥全球三分之一的财富,但同时也拥有全球三分之二的贫穷人口。亚洲是世界上年轻人口最多的地区,但在未来几十年里,亚洲也将成为老年人口最多的地区。社会企业能够在应对这些人口变化、运用市场化的模式高效、可持续性地解决社会需求方面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

有明确的证据显示,社会企业正在积极支持本地经济的发展、为边缘人群提供服务、为弱势群体提供就业机会并填补公共服务缺口。然而,该行业的潜力尚未充分释放:亚洲的影响力投资仅占全球影响力投资总额的16%。

亚洲公益事业研究中心近期开展了一项针对亚洲社会企业及影响力投资行业的大规模调查研究。围绕这些新的研究成果,摩根大通私人银行亚洲慈善咨询服务中心主管孫靜瑾女士与亚洲公益事业研究中心联合创始人兼执行长Ruth Shapiro博士、联合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陈启宗先生、研究总监Mehvesh Mumtaz Ahmed先生进行了深入的交流。我们从本次讨论中总结了关于社会企业的五个核心要点,希望能够为影响力投资者和慈善家提供一些启发和思路。

 

1. 社会企业需要兼顾社会效益和财务回报

社会企业的本质是在社会公益中引入商业经营之道,旨在通过提供产品、服务或利润分配来满足社会或环境需求。与非营利机构不同的是,社会企业以营利方式来实现社会或环境目标。

Mehvesh Mumtaz Ahmed表示:「正如我们的一位创始人所说,利润如同氧气。我们需要氧气才能生存,但不是为了氧气而生存。社会企业需要兼顾社会目标和财务目标,两者缺一不可。」

 

2. 社会企业不仅志存高远,而且有利可图

目前对社会企业的一个普遍误解是,这些企业不是理想的财务投资标的,因为他们需要依赖外部融资维持经营,而且他们的社会目标会削弱自身的盈利能力。事实上,根据亚洲公益事业研究中心对584家亚洲社会企业的调查,有95%的被调查社会企业目前已经处于盈利状态或者预计在短期内实现盈利,有半数企业尚处于发展初期就已实现盈利。

对社会企业的另一个误解是,社会企业格局小,难有大的作为。事实上,有44%的被调查社会企业计划扩大规模并开展跨国经营。Mehvesh Ahmad着重指出教育科技领域的社会企业增长迅速,这个领域的创新技术和服务通常能够跨越地域和语言的障碍,容易复制和共享。

 

3. 社会企业是影响力投资的优良标的

影响力投资将商业投资与慈善公益相结合,旨在创造社会及/或环境效益的同时实现财务回报。对于慈善家和商业领袖而言,兼具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的社会企业是一种极具吸引力的投资选择。

Ruth Shapiro博士建议从投资组合的角度来看待影响力投资。「这能够使影响力投资者综合考虑投资组合的社会和财务回报,在此基础上根据自己的风险回报偏好和对回报的时间要求进行布局。」

孫靜瑾女士表示:「慈善与影响力投资的携手合作能够为亚洲社会企业扩大业务覆盖和规模创造良好的条件。」

 

4. 了解社会企业所处的阶段

捐赠资金是社会企业最重要的早期融资,为社会企业在接触私募投资者之前的业务尝试和估值提升提供了支撑。在社会企业逐步走向成熟的过程中,为他们提供持续、稳定的指导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这种指导越多元化,对社会企业的帮助就越大:他们不仅需要一般性的业务建议,还需要专业知识和技术方面的指导。

此外,个人和公司还可利用自身的技能为社会企业提供专业性的志愿服务,例如会计、金融、簿记、甚至投资者推介建议。Ahmed说:「这个行业的人才极度紧缺。这主要是因为社会企业难以募集足够的资金,很难招募到合适的人才。」

 

5. 社会企业在疫情期间贡献卓著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社会企业充分发挥自身的独特优势,积极应对社会需求的快速变化。从印尼3D打印公司生产呼吸机配件,再到有机化妆品厂商转向生产洗手液,这些充满创意的公司在危急关头发挥了快速、本地化的影响力。然而,尽管社会企业在抗疫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近几个月的捐赠规模急剧下滑。例如,自2020年初以来,香港非营利机构收到的捐赠数额已下降30%-70%。

Shapiro博士表示:「许多社会企业在抗疫前线为最脆弱的群体提供关怀照护、产品和服务。社会企业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工作,目前需要比以往更多的支持。」他说:「新冠肺炎疫情将对经济产生深远的影响。非营利机构、社会企业、公司和个人应当齐心协力,共克时艰。我们需要创新思维、积极探索,为这些企业提供支持。」

陈启宗先生深表赞同。他说:「在后疫情时代,世界各国将探索更可持续、更公平的发展道路。在此背景下,社会投资比以往更加重要。」

本文中包含的所有数据均来源于亚洲公益事业研究中心的报告《立业为善:实现亚洲社会企业的最大价值》(Business for Good: Maximizing the Value of Social Enterprises in 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