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饮料是一家年产约270亿初级包装的公司。在与我们的交流中,公司介绍了他们在减少垃圾和建立回收意识方面做出的努力。

责无旁贷的环保重任

身为年产约270亿初级包装的全球第六大装瓶公司,太古饮料深知自己肩负着义不容辞的环保责任。

太古饮料的主营业务是在亚太区和美国西海岸生产可口可乐包装瓶及其他一些饮品、茶、水和果汁,这些业务能够对全球塑料总量产生重大的影响。

William Davies是太古饮料的可持续发展总经理。两年前,他携手一些非政府组织,联合多家公司共发起了『免「废」畅饮』行动。

Davies说:「我们明白仅凭一己之力无法解决这个问题。这是我们发起这项行动的初衷。」

参与这项行动的有智囊组织思汇政策研究所、ADM Capital 基金会以及其他一些饮品生产商、零售商、协会、垃圾处理公司和一些极具影响力的高客流量公司(港铁和香港国际机场)。该行动资助的首个项目是研究香港一次性饮品包装垃圾的回收。

这个项目的目标是开启与香港政府环保署的沟通,推动政府实施适当的法律和监管条例以确保PET生产者责任计划得到高效、成功的执行。

Davies说:「我的工作主要侧重于促进环境的可持续发展。」

「对我们而言,这项工作主要涉及到气候、水和包装。因此我的工作是有效制定我们的战略,然后协助我们的市场执行公司的战略。我们与这些市场主要是一种合作的关系,因为因地制宜通常是确保战略顺利执行的关键。」

的确,回收制度的优劣取决于地方政府的能力和意愿。

令人意外(痛心)的是,香港绝大多数的废弃饮料瓶都被送到垃圾填埋场。 

Davies说:「当消费者喝完饮料之后,废弃饮料瓶就会进入由不同相关主体控制的场所。」

这些相关主体包括工作场所、专业回收机构和政府各级部门。

虽然香港到处都是垃圾分类回收箱,但Davies表示整个回收制度缺乏公信力。

「我们需要提高整个回收制度的透明度,从而让人们知道有一个保管链来对不同类别的垃圾进行处理。」

那么,应当如何推动改变?

 『免「废」畅饮』行动的组织者将与政府合作,大力宣传如何处理塑料垃圾、如何提高材料回收率等方面的资讯。

除此以外,Will Davies认为还可以参考其他地区的成功经验。

他说:「台湾是垃圾回收业界的楷模。」他指出,台湾的塑料PET回收率据估计高达90%。

台湾建立了一套面向本地区所有家庭和工作场所的法定垃圾回收制度。该制度由政府牵头并实施,建立在「生产者延伸责任」的基础之上。

实际上,如果消费者不能将垃圾放入正确的回收箱内,垃圾将无法得到回收。

那么,还有哪些值得参考的经验?

 Davies提到了一个瓶罐回收项目「Return-it」,此外挪威的押金瓶制度「Infinitum」亦有可取之处。

他说:「这些制度都具有很高的透明度和极高的回收率。另外,这两家回收机构还在扩建回收设施—这些设施通常由合作伙伴建设,从而建立起垃圾回收的保管链并向人们清晰地展示消费后的垃圾如何被收集和再利用(回收)。以PET为例,这些垃圾会被处理成食品级碎片或颗粒,然后再制成预制件并吹塑成瓶。」

在香港,太古饮料已携手碧瑶和欧绿保集团在屯门环保园建设一座PET及HDPE塑料回收处理设施。Davies认为这充分体现了公司对「生产者延伸责任」的切实履行。预计于今年年底开业(取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情况)的塑新生有限公司将提供参观场地,以此鼓励更多的人了解消费后的垃圾如何被收集和回收。

本文件不应被视为投资建议、研究报告或摩根大通的投资研究报告。